发表日期:2022年8月3日 作者:Ben Dooley 和 Hisako Ueno 字体颜色: 字号:[ ]
纽约时报披露“统一教”头目文鲜明亲自忽悠日本信徒捐钱赎罪

7月25日,美国《纽约时报》登载文章《安倍遇刺案与统一教会:巨额捐款和长期争议》(英文版标题:In Japan, Abe Suspect’s Grudge Against Unification Church Is a Familiar One),披露“统一教”已故头目文鲜明利用日本信徒的赎罪心理,忽悠他们捐献大量金钱和资产。


“统一教”日本分会会长田中富广在东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为前首相安倍晋三默哀。(原文图)  

在刺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前一天(2022年7月7日),山上彻也曾发出一封信,称“统一教”毁了他的生活,“导致我的家庭崩溃、破产”。

山上彻也的母亲加入“统一教”超过20年,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献出巨额捐款。山上在写给一位披露该教的博主的信中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在那段时间的经历一直在扭曲我的整个人生。”日本警方确认寄信人正是山上。

次日,在日本奈良市进行助选活动时,安倍遭一支自制枪支近距离击中身亡。

警方指控山上犯有谋杀罪,称他对“某个团体”感到愤怒,并决定以日本前首相安倍为报复对象。当时警方没有透露该团体的名称,但“统一教”一位发言人表示,山上说的很可能就是他们。

7月8日的枪击事件发生后,“统一教”曾经遇到的法律麻烦引发日本全国讨论,尤其是它与那些声称因大笔捐款而陷入贫困的家庭之间产生的纠纷。这些捐款是“统一教”在日本几十亿美元收入的一部分,“统一教”在全球政治和商业领域的野心在很大程度上就仰赖这些资金支持。

  

刺杀安倍案嫌疑人山上彻也指控“统一教”“摧毁了我的家庭”。原文配图  

在2016年的一项判决中,东京一民事法庭要求“统一教”向一名教徒的前夫支付超过27万美元赔偿金。此前该教徒将从前夫处继承来的财产、工资和退休金捐赠给了“统一教”,“以免”前夫和他的祖先被罚入地狱。

在2020年的另一起民事案件中,法官判令“统一教”及其他相关被告向一名女性支付赔偿金。此前“统一教”信徒让她相信,她家孩子的癌症源自家族罪过。按照这帮教徒的建议,她花费了数万美元购买“统一教”的物品和服务,比如考查她的家族史和购买“统一教”的福佑(法事)。

上周,有“统一教”高层表示,该教已于2009年与山上的家人达成协议,偿还山上母亲多年来所捐赠的5000万日元(约合36万美元/253万人民币)。不过山上的叔叔在接受采访时说,山上母亲至少捐赠了1亿日元。

参与过部分家庭案件调解的渡边博(Hiroshi Watanabe)律师说,许多家庭起诉“统一教”后,根据法庭仲裁协议达成了和解。

现年28岁的嘉阳田惠利(Eri Kayoda)在一个信奉“统一教”的家庭中长大。她说,她的母亲将一笔遗产和出售房屋所得收益都捐给了“统一教”,一家人不得不挤在东京一间狭小公寓里,公寓里摆放的是昂贵的“统一教”书籍和据称能带来好运的花瓶。

嘉阳田惠利说,她在读中学时开始密切关注父母的财务状况,并说服他们存钱买车购房。她的母亲现在捐款不多。加寿子一方面谴责安倍刺杀案,另一方面希望这能引起人们对“许多(因过度捐献)被摧毁的家庭案例”的关注。

  

日本自民党东京总部为安倍晋三致哀。原文配图  

日本“统一教”发言人佐藤进(Susumu Sato)称,虽然有一些“统一教”成员鼓动教徒过度捐赠,但大多数捐赠者的动机是基于自己的信仰。

“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可想象,但那些人确实是因信奉上帝(才过度捐献)。”佐藤说,他担心“统一教”信徒会成为安倍之死的替罪羊。

1954年,身为牧师的文鲜明在韩国创立“统一教”。五年后,他在日本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部,日本分部迅速成为该教最大收入来源。

安倍的外祖父、前首相岸信介曾出席过由文鲜明创办的一个“反共组织”所资助的活动。2021年,安倍在首尔的一个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该会议由一家“统一教”附属非营利组织资助,他称赞该教“关注和强调家庭价值观”。

作为一名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文鲜明在日本接受教育时,他的祖国正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之下。他的神学理论反映了他对日本的矛盾心理,在他的布道中,他形容日本这个国家既是潜在救世主又是一种撒旦的力量。

访日期间,文鲜明警告他的日本信徒说他们罪孽深重,还告诫他们要为“统一教”牺牲一切。

1973年,他对一群日本信徒说,“你们每个人都需要通过赔款来弥补你们祖先在历史上所犯下的罪愆”,并指示他们要“流血、流汗、流泪”。

  

1982年,文鲜明(右)与妻子韩鹤子(左)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参加 “统一教”组织的集体婚礼。原文配图  

几十万信徒听从了他的号召。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几十亿美元捐款从日本家庭流入“统一教”金库。文鲜明利用这笔钱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以及一个由非营利组织和《华盛顿时报》等媒体机构所组成的网络。文鲜明利用这些网络施展政治影响力。

据后来法院针对“统一教”民事诉讼做出的判决,相关家庭被要求不断捐款,并高价购买各种服务和皮革装帧的“统一教”教义书籍。

“统一教”相关企业有时会使用高压销售策略来搜刮更多资金。据民事诉讼判决透露,“统一教”的教徒打着所谓(其他信徒的)祖先正蒙受地狱煎熬的幌子,采用恫吓手段推销从韩国进口来的装饰花瓶等产品。“统一教”还决定其信徒的结婚对象,并且将数千人——多为女性——送到国外成为其他教徒的配偶。

到20世纪90年代初,文鲜明在日本的影响力达到顶峰。1995年,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发动沙林毒气袭击后,引发民众对该国所谓新兴教派的强烈抵制。随着前信徒的公开揭露和诉讼日益增多,民众对“统一教”的质疑愈加强烈。

几十年来,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一直在反对“统一教”,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接受涉“统一教”诉讼。最终,该联络会接到了超过3.4万宗案件,索赔金额超过9亿美元。

面对越来越多的批评,“统一教”开始反击,声称多年的负面关注导致其信徒遭受迫害。其中一桩诉讼,一位名叫后藤彻(Toru Goto)的年轻人,在对其父母和东京其他一些人提起的民事诉讼中称,由于家人试图对他进行“程序戒除”(译注:国外对邪教成员的帮教方法,通过给邪教成员提供邪教团体的真实信息,使其明白他们自己的决策能力如何被剥夺,从而达到脱教目的),导致他被禁闭在东京一处公寓达12年之久。

  

2012年,东京“统一教”信徒哀悼文鲜明病亡。近几十年间,“统一教”在日本的影响力急剧减弱。原文配图  

2009年春,东京警方搜查了一家“统一教”附属企业。该企业强迫客户高价购买通常用于文件上的传统印章。那次搜捕行动中,五名雇员被罚款,两名高管被判缓刑。

由于担心日本政府会取缔其合法地位,“统一教”后来颁布了信众招募和捐赠新规定。

在之后的多年时间里,“统一教”在日本的权力和影响力连带外界对其的投诉,均呈现消退迹象。不过,经常就“统一教”议题发声的国会议员有田芳生(Yoshifu Arita)表示:“即使到了今天,山上彻也那样的家庭还有很多。日本社会根本不关注他们。”

然而,山上彻也对“统一教”的关注却从未停止。他在推特账号上写道,母亲的行为“让哥哥、妹妹还有我本人陷入地狱般处境”。在枪杀安倍前发出的一封信中,他提到了该帐号的名称。

这个已被封停的账号充斥着各种反韩长论、充满厌女情绪地对非自愿独身文化的思考以及对日本政治的评论,透过这些反映的是山上彻也痛苦的童年以及他对母亲死忠“统一教”的强烈愤怒。他将自己人生的失败,归咎于母亲与“统一教”的关系。

山上彻也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但父亲在他四岁那年自杀,十年后,祖父又突然去世,导致无人能阻止“我的母亲不停地给‘统一教’送钱”,山上彻也在推特上写道,她“把我们全家都拖下水,最终自我毁灭”。

在枪杀案发生前寄出的信中,山上彻也表示,他多年来一直梦想能报仇雪恨,但他坚信,袭击“统一教”不能带来任何改变。

“(安倍)并不是我的敌人,”山上彻也写道,“他只不过是‘统一教’最有权势的支持者之一。”

不过,山上彻也又写道:“我已经无力去思考安倍之死会带来什么样的政治影响或后果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