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2年6月23日 作者:若文(编译) 字体颜色: 字号:[ ]
祖孙三代接连性侵女性,孙子被捕3年后终于认罪……受害人披露更多内幕


据《路透社》6月8日报道,墨西哥最大的福音派教会“世界之光”(La Luz del Mundo)领袖纳森·华金·加西亚(Naason Joaquin Garcia)因为性虐儿童、贩卖人口等罪名,被法院判处16年零8个月监禁。    

加西亚于3年前被逮捕,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在他被捕后,众多信徒涌向墨西哥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以及美国洛杉矶和其他城市的教会所在地,坚称加西亚无罪。这些信徒在教会门口抗议,并对记者表示:“上帝自有安排。”加西亚本人也一直公开辩称自己是清白的,这也导致对其的审判一再推后。时至今日,加西亚终于认罪。

  

纳森·华金·加西亚2020年出庭受审 来源:《洛杉矶时报》  

“世界之光”由加西亚的爷爷于1926年建立,后由加西亚的父亲塞缪尔·华金·弗洛雷斯(Samuel Joaquin Flores)继任。2014年,弗洛雷斯去世后,教会就传给了加西亚。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教会的这三任教主均涉嫌性侵。

据报道,“世界之光”号称拥有超过500万名信徒,在50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多年来,加西亚一直强迫教会中的女性与自己发生性关系。这些女性均被警告,如果违背了加西亚的意志,那就是在违背上帝。而这次加西亚的认罪,离不开一名37岁女性阿朗德拉·奥坎波(Alondra Ocampo)的当庭指控。

奥坎波1岁时,就在父母的带领下加入了“世界之光”。8岁那年,她曾被加西亚的父亲弗洛雷斯性侵,当时甚至还有其他的成年女性在场。性侵一直持续到奥坎波长大成人,但由于恐惧和弗洛雷斯的威胁,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她的家人,也不敢报警。由于长期被洗脑,长大后的奥坎波并不认为自己多年来遭受的是虐待,据她的代理律师说,奥坎波反而认为这是一种“祝福”。她本人更是也走上了助纣为虐的道路——加西亚接手教会后,派奥坎波前往美国洛杉矶,为自己招揽女孩。奥坎波为加西亚选定了6名女孩,成立了一个独立小组,专门为加西亚服务。

阿朗德拉·奥坎波 来源:《洛杉矶时报》  

这个小组被称为“舞者”,她们的任务就是穿着暴露的衣衫为加西亚献舞,并且奥坎波还会用手机拍下这些女孩的半裸照发给加西亚。当这些女孩想要拒绝时,奥坎波则威胁说:“这是你们的信仰,你们必须这么做。”正如她小时候被告知的那样。  

另一名叫做简·多伊(Jane Doe)的女性和奥坎波的经历如出一辙,她曾被加西亚性侵,但由于害怕加西亚的惩罚和报复,担心因此“激怒”上帝,她一次次忍了下来,最终成为墨西哥瓜达拉哈拉教会里的一名化妆师,专门为教会内的女孩们进行装扮。她也参与了信徒招募,并向加西亚提供女孩们的内衣照。但当加西亚提出要“招募”多伊的亲妹妹之后,她忍无可忍离开了教堂。她也参加了加西亚的庭审,并当庭提出了指控。

 

  

纳森·华金·加西亚 来源:《洛杉矶时报》  

    像奥坎波、多伊一样被洗脑和控制的信徒并不在少数,这些人把加西亚名字的首字母印在教会书籍和衣物上,并表示“加西亚是信仰的核心,是教义的核心”。

法庭上的纳森·华金·加西亚 来源:《洛杉矶时报》  

乔尔·杜兰(Joel Duran)曾是“世界之光”洛杉矶教会的高层,后来离开了。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他说教会的孩子们通过歌曲学习“尊重加西亚的重要性”。教会还会恐吓信徒,称如果违背了加西亚的话,就会受到上帝的惩罚。曾经有一名信徒说了加西亚的坏话,也不去参加教会的礼拜,后来这名信徒不幸出了车祸,其余的信徒于是更加笃信,这就是加西亚让上帝降下的惩罚。  

杜兰说:“他们不断给我们洗脑,说加西亚是一个完美的存在——他可以看穿你,他知道你所有的罪行,与此同时,他甚至可以免除你的罪行。我们无法质疑。”

  

墨西哥瓜达拉哈拉的“世界之光”总部 来源:《洛杉矶时报》  

加西亚被捕后,有一部分信徒离开了教会,但遗憾的是,仍有一些人对他的“神圣”地位坚信不疑。

  这次加西亚的认罪,也许能让更多信徒认清“世界之光”的真面目。  

报道还称,在加西亚认罪之后,此前一直频繁发帖的“世界之光”社交媒体页面就进入了休眠状态。不少前信徒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表示自己也曾受到过不同程度的虐待,他们同时也呼吁其他受害者能站出来,勇敢指出加西亚曾犯下的罪行,并希望借此机会能让仍然身陷“世界之光”的信徒们及时醒悟,他们表示:“我们知道还有很多很多受害者,现在是时候站出来战斗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