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1年6月24日 作者:鲍宇雁 王佳丽 来源:环球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西路军:信仰凝军魂,热血铸祁连

  【环球网报道记者 鲍宇雁 实习记者 王佳丽】 祁连山脉,书不尽铁骨忠心,戈壁黄沙,掩不住先烈英名。青海,这片中国革命的重要红色沃土,无数忠于革命、视死如归的红军战士在这里用他们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史。6月23日,“追寻先烈足迹——青海站”线下走访活动来到西宁市烈士陵园、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无论是前期征战历程,还是后期逆境磨砺,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以坚定非凡的意志、凭信仰的力量书写了撼天动地的壮丽诗篇。

  西征路漫漫
  西路军的前身是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渡过黄河的一部分红军。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形成了红军横跨黄河两岸发展,打通苏联、雄峙西北的战略态势。党中央及中革军委为了贯彻已定的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根据当时敌我双方情况,于10月11日发布了《关于十月作战纲领》(即宁夏战役计划),红四方面军之五、九、三十军及总直部队21800余人,奉命于10月下旬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后因战局发生变化,中央决定放弃宁夏战役计划,11月11日,已经渡过黄河的部队组成西路军,肩负“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准备一年之内完成之”的重任。面临的敌人是长期盘踞在青海和河西走廊的军阀马步芳、马步青部,“二马”有正规军3万多人,加上青海和河西反动民团近9万人,敌人共计兵力达12万人。过河部队从此踏上了血战河西走廊的悲壮征程。
  西安事变爆发后,局势发展一波三折。蒋介石在得悉红西路军成功渡河西征后,电令军阀马步芳围追堵截。为了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西路军在缺粮少弹、地冻天寒的极端环境下,与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

  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中的几句话,深刻地记录了这段烽火记忆:“在这里,没有男同志和女同志、轻伤员和重伤员、战斗人员和勤杂人员的区别,屯自为战,人自为战,举刃向敌,争为先登。围墙被炮火轰塌,血肉就是屏障,前面的同志倒下去,后面的同志堵上来。轻伤员不下火线,重伤员倒在地上,仍紧握手榴弹,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在这里,生存就是战斗,战斗就是生存。指战员的智慧、勇气、力量发挥到最大限度,为了胜利,为了红军,为了人民。”

  在高台,红五军面对敌近2万人的围攻血战8昼夜;在张掖西洞堡,西路军一举全歼敌马步芳青海宪兵团1000余人,缴获枪支1200余支及少量弹药。之后,又在倪家营子、三道柳沟等地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全军将士万众一心、前仆后继,与敌人鏖战近5个月,经历大小战斗80余次,重创马步芳、马步青军队,但终因孤军深入,寡不敌众,1937年3月,这支队伍永远地融入到了祁连山中。
  仅存的3000多人被编为三个支队分路游击。东返中的王树声支队和张荣支队,很快化作了数十个甚至上百个坚持就地游击并伺机东返的支队。西行支队在穿越祁连雪山,后经安西、白墩子、红柳园的战事后锐减到了400多人,到达迪化后组建了“新兵营”,为革命保存了力量。
  信仰坚如磐

  “巍巍峨峨祁连山,风刀血剑裂骨寒。红旗指出峰让路,战士刀头血未干。”西路军在整个河西战事中先后有万名将士血洒疆场,英勇牺牲,这片红色的土地留下许多英雄的故事。
  孙玉清,西路军九军军长,因身负重伤,被叛徒出卖,在转战祁连山的过程中不幸被俘。押到西宁后,军阀马步芳软硬兼施威逼诱劝孙玉清归降。孙玉清漠然视之。他大义凛然,义正词严地说:“我从参加革命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现在我死而无憾,并引以为荣!”“红军是杀不完的!”孙玉清在看望被俘的红军战士时,还不忘宣扬革命事业,鼓舞大家的斗志。1937年5月下旬,见“劝降”无果的马步芳以“危害国民罪”将年仅二十八岁的孙玉清杀害在了新华布鞋厂后院的马厩旁。
  三十军副军长兼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因左臂中弹,伤口严重恶化,不得已与大家分离。在离别前,熊厚发请李先念为自己开了一封党员介绍信,说:“如果有幸不死,将来回到延安好再为党工作。”在和大部队分别不久,他就遭到了马忠义部的围剿,他牺牲在了祁连南山青海一边,时年23岁。
  刘瑞龙,西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长,他和刘静生、魏传统等八位西路军指战员不幸被俘,被关押在监狱中。为了狱中坚持同敌人斗争,他们建立了秘密党支部。刘瑞龙任书记、魏传统任副书记。在每天放风时间,党支部的成员便聚在一起,用手指、树枝在地上划下“坚定”二字互勉;还常常一同吟唱《苏武牧羊歌》,以“留胡节不辱”“大节不稍亏”“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等歌词相互激励。直至被解救出狱,党支部成员没有一个人暴露身份。
  董振堂,红五军军长。1937年1月1日,红五军部分兵力在军长董振堂指挥下,一举攻克高台县城。5日,西北军阀马步芳、马步青抽调两万余兵力,对高台县城发动猛烈攻击。当时,守城红军西路军只有三千多人,且粮草弹药极其匮乏,战士们平均每支枪只有5发子弹。面对数倍于己,且装备精良的敌人,这支衣单食薄、兵器简陋的西路军队伍和军阀“马家军”血战近半个月。20日终因寡不敌众,兵殇高台。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红五军将士两千余人和八百多名抗日救国义勇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还有那些在战场上同敌人展开殊死战斗、被俘后面对敌人的残酷迫害,以各种手段坚持斗争的英雄,表现出了视死如归、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
  魂归西宁

  从1936年10月下旬至1937年4月间,在历经70余次大小战斗、歼敌2.5万余人的情况下,西路军阵亡7000多人、被俘9000多人。其中部分被俘战士经由祁连山脉,被转押至西宁、循化等地。据有关部门查证,西路军被俘将士共有3000多人囚禁在青海各厂矿、煤窑、医院、剧团等处服苦役。其中“新二军补充团”是规模最大的集中营。反动军阀马家军勒令他们在西宁修桥、盖房。在敌人的严密监视下,被俘西路军战士每天要干10多个小时繁重的体力活,终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大量西路军战士遭到马家军惨无人道的迫害。据统计,1600多名西路军战士在西宁惨遭杀害。
  即使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面对敌人的这样疯狂的残害,被俘人员仍然坚持与敌人斗智斗勇,传播革命精神。在循化赞卜乎村服劳役的被俘西路军在修建红光清真寺时,曾被敌人严密监视。但他们仍然坚信革命的力量,在烧制花砖的过程中,红军巧妙地将红五星、镰刀、斧头、“工”字镌刻在了花砖上面,就这样,一块块带着革命信仰的花砖被镶嵌在了赞布乎清真寺的房梁和屋脊上。
  党组织没有忘记这些英雄儿女们,自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周恩来根据党中央指示,多次派遣地下党员或特邀民主爱国人士前往甘、青两地,利用各种渠道,通过各种办法与“二马”交涉,要求停止对西路军的进攻;看望被俘人员、密嘱中央指示。经过艰苦不懈的努力,使得4000余人返回革命队伍。

  为纪念红西路军牺牲的英烈,早在1954年,西宁市人民政府在西宁市各族群众的帮助下,从杨家台、苦水沟等地,从反动军阀残害红军将士的“万人坑”中,挖出了一具具骸骨。政府集中埋葬和修建红军墓,并隆重集会进行公祭,让英雄安息、让后人铭记。1954年,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在西宁市烈士陵园内修建,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李先念、徐向前等先后为纪念馆题词。

  在西路军纪念馆内,一份份带有斑驳印记的文件、一把把带着弹痕的武器,遗留着当年战场硝烟。凤凰山下,南川河畔,圆拱形的花岗岩墓旁摆满的鲜花,寄托着人们的悼念与追思。
  大漠雪山,留下了英雄们的铿锵足迹;硝烟热血,铸就了先烈们的巍峨雕像。历史在这里闪光,精神在这里传承,你们的名字有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这些为革命事业舍生忘死、前赴后继的先烈,终将为党和人民所铭记感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