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1年6月22日 作者:《百面战旗红》创作组委会 来源:新浪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八十二勇士壮烈殉国记
——《百面战旗红》之“刘老庄连”

  导语:一人之勇,谓之“孤胆”;众人之勇,称之“群英”。“孤胆”不易,“群英”更难。82勇士同壕而战,同日殉国,同穴而葬,同旗映耀。无一苟且,无一孬种。生亦英雄,死亦豪杰。中华大地唯此一例,世界战史绝无仅有。“刘老庄连”就是这面高高飘扬的旗帜,面对日寇凶残如虎,英雄连队拼死抵抗,明知寡不敌众,也要血溅七尺;明知凶多吉少,也要向死而生。这就是中华民族的钢铁意志,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今天我们敬仰和讴歌“刘老庄连”这面战旗,就是要传承先烈的大无畏精神,当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将是成千上万个“刘老庄连”。
  苏北淮安,有个叫做刘老庄的地方,一座静谧肃穆的烈士陵园里,安息着82位新四军指战员的英灵,他们来自同一个连队。在78年前那场与日寇侵略军的殊死战斗中,为掩护地方党政机关和主力部队安全转移,他们顽强坚守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粒子弹,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殉国!
  陵园纪念馆的门柱上,赫然镌刻着26个大字,那是当年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手书之挽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从拂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精准呈现了这支英雄队伍的发展历程与那场血战的惨烈。
  烈士陵园的纪念馆内,一支在战火焚烧中扭曲成弓形的步枪,似乎还在向人们默默述说当年那场令山河失色的悲壮故事。伴随着讲解员含泪的解说,那个硝烟弥漫的血色黄昏在人们的视线里重现——
  1943年3月17日深夜,驻扎淮安的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团部气氛紧张。通讯员小胡被从梦中叫醒,见团长胡炳云一脸严肃,便知情况紧急!胡炳云交代:“这封信,火速送到古寨南边刘老庄的四连。鬼子正在进行梳篦‘扫荡’,叫他们赶快‘跳出圈子’!”小胡临出发时,他不放心地再次叮嘱:“信一定要送到,否则杀你的头!”小胡深知责任重大,一个立正敬礼,疾速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天朦朦亮,小胡才找到四连连部。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已经起身,见信后快速浏览一遍,签上了“知”字。小胡刚转身离开四连,便闻有枪响,在返回团部路上,身后枪声已一阵紧似一阵。
  团部临近的河滩上,胡炳云急得满头是汗,正眼巴巴地等着回信。远远见到小胡身影,大步迎了上去。当看到信上的“知”字后,依然不放心地嘟嚷着:“枪打得这么紧,四连能不能‘跳出来’?”胡炳云的担心不无道理,四连最终未能“跳出来”。除了炊事班、伤员先行一步外,其余82名指战员全部陷入日军重围……
  陵园纪念碑上,李一氓撰写的碑文连同后人从不同角度的研究和补遗,为我们全景式立体化地勾勒出了这场殊死血战的轮廓——
  这是何等罕见的恶战啊!3月18日拂晓,日军十七师团3个步兵大队1个骑兵大队及伪军从淮阴城开出,配备野战炮、重机枪,过了老黄河、盐河,梳子般向刘老庄“扫荡”过来。驻刘老庄的四连发现敌人后,在没有友邻部队配合的情况下,仅仅凭借村前交通沟,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保证了地方党政机关和主力部队安全转移。最后时刻,身负重伤的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组织全连仅剩的20多人,掩埋好烈士遗体,烧毁地图、文件,砸坏多余枪支,端起刺刀,一起扑向敌群……当战场完全寂静下来,心有余悸的日军官兵,才小心翼翼地走近那条支离破碎的交通沟。只见中国勇士血洒疆场,手中的步枪、机枪,全部被砸断、炸碎,弹药射尽,手榴弹掷光……让本想捞点“战利品”的日军士兵一无所获,目瞪口呆。这就是英勇的四连官兵:生前,令日军胆寒;死后,仍令日军惶恐!
  这是何等惊天地、泣鬼神的顽强抵抗啊!一马平川的平原,没有像样的工事,甚至没有树木、没有坟堆,四连官兵只能跳进交通沟掩身,偏又遭遇交通沟“断头”,这就意味着突围的路被堵死了!面对20倍于己且装备精良的敌军,仅靠一己之力孤军作战。从拂晓到黄昏,日军连续5次冲锋未果后恼羞成怒,改变战术,集中所有的山炮、92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发疯似地向四连阵地倾泻弹药,继而,又发起了骑兵冲击。一时间,弹如雨下,铁蹄践踏,烟尘滚滚,大地颤抖,血流成河。
  这是何等视死如归、气壮山河的军队啊!明明知道没有胜算,明明知道只能“绝望的牺牲下去,亦英勇的牺牲下去”,没有一个临阵退缩,没有一人贪生怕死。抵抗,抵抗,顽强抵抗到最后的牺牲。战斗结束后,烈士的遗容、身姿仍然令敌人胆颤心惊:82勇士“有的怒目圆睁,栩栩如生的俯卧在战壕边;有的紧握枪刺弓着前腿靠在大树旁;有的双手狠狠掐住敌人的脖子;有的紧紧咬住敌人的耳朵……依然保持着生前搏斗的勃勃英姿”。
  这是何等奋不顾身、顾全大局的牺牲精神啊!敌人撤走后,硝烟未散,寒星惨淡,刘老庄的百姓立即从四面八方涌来施救。突然,死人堆里传来微弱的呻吟声,人们从血泊里扒出一位身负重伤的小战士,他胸前有3个枪眼,鲜血汩汩流淌,身下土地都被染红了。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人们得知:四连本是有机会突围的,但为了争取时间,让党政机关和主力部队安全转移,他们放弃了生还的机会,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顽强挡住了用现代化装备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最终,这位传递信息的小战士也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只比战友们晚走了几个小时。
  这是何等痛彻骨髓、难以忘怀的悲恸啊!乡亲们流着泪收敛烈士的遗骸,没有裹尸布,他们拿出了家里的被子和土布,每埋一名,就在小碗里放一颗玉米粒,最后碗满了,共有82粒。泣不成声的乡亲们掩埋了子弟兵的遗体,堆起一座三丈高的土墓。遗憾的是,因连队文件被销毁,至今能查到姓名的烈士只有17人,他们是: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文化教员孙尊明,副连长石学富,排长尉庆忠、蒋元连、刘登甫、王世祥、李道合、马汉良,班长刘忠胜、王洪远、王中良,文书罗桥,卫生员杨林彪,战士王步珠。余下的65人,皆为无名英雄。“刘老庄连”有名及无名的勇士们,用他们的血性、胆魄和精神,为中华民族浇铸了一座巍峨的丰碑。
  朱德总司令在《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一文中写道:“我们部队仍然创造了许多史无前例的英雄业绩,涌现出许多出类拔萃的新的英雄们……全连82人全部殉国的淮北刘老庄战斗……无一不是我军指战员的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盛赞82烈士浴血刘老庄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并于《新四军在华中》一文中表彰:“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示范而励来兹。”时任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为82烈士题词:“英勇战斗,壮烈牺牲,军人模范,民族光荣。”三师副师长张爱萍将军也为82烈士墓挥毫泼墨:“八二烈士,抗敌三千,以少胜多,美名万古传。”就连伪军中也传出一个消息:日军被“刘老庄连”壮烈殉国所震慑,以至对新四军的牺牲精神深感惊佩。
  英雄连队的出现,虽与这次偶然的战斗相关,却有其更为深刻的必然。时任团长的胡炳云将军在《哭老战友——纪念刘老庄八十二烈士殉国50周年》一文中,让我们见证了这支英雄连队“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根脉。
  首先,这支英雄连队的出身不一般。它从苏鲁豫地区的游击队上升主力以来,在十九团这个由南昌起义时的教导团、长征时的红一军团突击四团、抗战初期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五团改编过来的新四军主力团的大熔炉中,迅速成长。作为一支参加过南昌起义、万里长征、历经无数次战斗洗礼的革命老部队,已锻造成一支信仰坚定、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敢打硬仗的铁军。
  其次,这支英雄连队的指挥员历经千锤百炼。24岁江西籍连长白思才16岁参加红军,先后经历过长征和平型关大战,先后任班长、排长、团部作战参谋,屡建战功。为了加强连队领导,被派到四连任连长,他打过很多漂亮仗,其中,不乏以少胜多的战例。指导员李云鹏当过农村小学教员,有知识,有文化,有坚定信仰。1938年,18岁的李云鹏抱着一颗赤诚的救国之心,投身抗日救国斗争,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过宣传员、文化教员、团政治处干事、连副政治指导员、政治指导员等职,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文武双全的政治工作者。战斗白热化时,炮弹炸伤了连长白思才的右手,指导员李云鹏也几处负伤,满身血迹,但他们苏醒后,立刻穿梭于战壕内,鼓舞士气,指挥战斗。在最后关头,白思才和李云鹏还在向营首长起草战斗报告,真实生动地叙述全连战斗过程;还在请求批准火线接纳新党员,并在报告上庄重签上自己的名字。
  最后,强将手下无弱兵,这支英雄连队的战士个个不怕死。恶战中,全连战士视死如归,无一人退缩,靠的就是一种比钢铁更坚硬的东西——革命意志!他们凭借一段不长的交通沟组织防御,经受了雨点般的炮弹袭击,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顶上去,前赴后继,顽强抵抗……直到,82条鲜活的生命化作82座钢铁堡垒,让敌人留下了200多具“黄色军服包裹的法西斯腐臭的瘟尸”。
  忠诚于党,忠诚于祖国,忠诚于人民,忠诚于正义,是这支英雄连队“不屈、不挠、不止的抵抗力量”的源泉,也是我们今天所要传承的军队精神和民族精神之根本。而忠诚来自于信仰。正是凭着“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为着解放人民的”这一崇高信仰,正是凭着“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这种不怕死的精神,正是凭着正义战争必胜的信念,我们军队的指战员才能做到宁可前进一步死,绝不后退半步生,直至彻底战胜凶恶的日寇。
  正如当时一篇报纸社评所言:“今天南北战场上,是争着死,抢着死,因为大家有绝对的信仰,知道牺牲自己,是换取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万代的独立自由,并且确有把握,一定达到。”
  就在刘老庄恶战的十几天后,新四军三师七旅就地重建四连,并将其命名为“刘老庄连”,司令部政治部还专门从淮涟地方部队中抽调82名同志补入该连,以“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为连魂的“刘老庄连”浴火重生。此后,该连每年都要从刘老庄(后扩展到整个淮安地区)征兵,让英雄土地上的英雄精神代代相传,永远赓续。
  新中国成立前后,“刘老庄连”参加了无数次战斗,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参加了抢险救灾,参加了涉外演习、联合军演和苏丹维和……始终不辱使命,保持英雄本色,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
  英雄不死,英雄连队不死,英雄精神不死!“刘老庄连”见证了中华民族不屈的灵魂,是我军指战员革命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
  尾声: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当年领导过“刘老庄连”的团长胡炳云将军,一直无法忘怀那段烽火连天的战斗岁月,无法忘怀与他朝夕相处的战友。60余年来,那82条鲜活的生命时时闪现在眼前。1996年,胡老将军病逝前留下遗嘱:一不回家乡,二不去八宝山,一定要把遗骨葬在淮安烈士陵园,与四连全体战友共枕长眠。如今,胡将军夙愿以偿,将军墓就在82烈士墓的前方。每日清晨,旭日喷薄,人们都仿佛能听到在另一个世界里吹响的阵阵集结号……
  参与创作人:李玲、叶征、方宁
  【备注:文内引号部分,为碑文或相关书籍内容节录】
  荣誉战旗名称:刘老庄连
  授旗年份:1943年
  授旗领导机关:新四军三师七旅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隶属于以叶挺独立团为骨干的南昌起义部队余部,红军时期的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苏鲁豫支队一大队,八路军五纵队一支队一团,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
  荣誉战旗精神:生命不息 战斗不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