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1年04月07日 作者:丹琳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帮助邪教受害者摆脱精神控制常用心理学方法(上)


图片来自网络

  帮助邪教受害者摆脱精神控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特殊的心理矫治工作,因而也就涉及许多心理学的知识和方法。笔者在多年来的实践工作中,总结出了几种常用的心理学方法,通过中国反邪教网平台与大家进行交流。
  善用心理暗示原理破解所谓的神秘体验
  心理学认为,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心理现象。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认为,暗示是人类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它是一种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我们在生活中无时不在接受着外界的暗示,比如,电视广告对购物心理的暗示作用等。还有我们在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一些问题,比如,甲告诉乙,第二天要去他家找他,如果第二天一早有人敲门,那么乙最先想到的就是甲,因为他已经接受了甲的心理暗示,主观上已经肯定了第二天甲要来他家,所以一大早有人敲门,他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了甲,但实际不一定就是甲,或许是另外一个人。
  邪教痴迷者往往是一开始接受了邪教教主的心理暗示,因而感到自己的病得到好转,或者是出现了什么神奇的现象,而这些所谓的“实践印证”和“神秘体验”使得他们更加相信邪教的歪理邪说的真实性和神秘性,从而对邪教越发痴迷。笔者发现,在这些邪教痴迷人员中,最难破除的无异于他们自己的神秘体验,而神秘体验也是他们坚持到今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他们往往会这样说:“我自己有亲身感受,自己有亲身经历,别人说什么也动摇不了我。”而要破除神秘体验,除了运用科学知识和树立科学理性精神外,运用心理暗示也是一个重要而有效的方法,尤其是对于那些知识功底欠缺、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来说,接受起来就容易些。所以利用揭示心理暗示原理来做当前邪教痴迷者的工作,往往能收到比较好的效果。例如,“法轮功”人员刘某,早年曾经脱离过邪教,因为当时没有从内心彻底转化,结果回家后遇到了一些所谓的神秘现象,比如回家后看到屋子里有一条蛇,再加上身体出现病态,她就联想起“法轮功”邪教组织头目李洪志所说的“附体”“报应”等恐吓的话来,于是思想很快出现了反复。前不久再与她沟通,她说出了自己反复的原因所在,笔者就用了解心理暗示的方法帮助她解开了多年的思想疑惑,跟她讲这一切都是因为心理暗示所引起的错觉,都是因为受了李洪志和“法轮功”的心理暗示。她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和道理,思想彻底转变了过来。
  认知疗法
  认知疗法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美国心理治疗领域中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理论和技术。这种改变人的认识和观念的思想最早起源于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辩证法”(也称“产婆术法”)。由你说出自己的观点,并依照这种观点进行进一步的推理,最后引出矛盾和错误,从而使其认识到先前思想不合理的地方,并由你自己加以改变。
  比如,就拿“法轮功”所讲的“骂人给人德”这个观点说开来。我记得有一位志愿者非常幽默,他说道:“你们想过你们的这个说法能成立吗?你们说,骂人给人德,有了这个德,可以当大官、发大财,我工作了这么多年才是一个普通干警,你们多骂骂我,多给我些德,骂我个省长当当,骂我个百万富翁当当,我还正求之不得呢!事实上你们骂我骂得也不少,可我既没升官,也没发财,说明你们没有给我德,你们也没有德,你们这个说法能成立吗?”当时这名“法轮功”痴迷者就笑了,说道:“我们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让你这么一说,感觉这个说法挺荒唐的,这个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又比如,做“全能神”痴迷者的工作时,他们往往会对所谓的“神话”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说什么:“神话只有从真神的嘴里才能讲得出来。”针对他们这个观点,采用认知疗法,分析所谓的“神话”,不仅是篡改和歪曲了《圣经》的一些内容,而且“神话”中所提到的许多名词术语,比如“吃喝神话”“神的六千年作工计划”等都是从“呼喊派”的书籍中借用来的,而且《话在肉身显现》等所谓的“神话”中多次提到“李常受”“常受”这个名字,而李常受就是“呼喊派”的创始人,而所谓的“女基督”杨向斌和“大祭司”赵维山都是前“呼喊派”成员……这些推理一下子从推翻了他们认为杨向斌是“女基督”、《话在肉身显现》是“神话”的错误荒唐的观点。
  再比如,笔者经常向“法轮功”邪教痴迷者提问:“既然李洪志称自己有无数的‘法身’可以保护弟子,可当弟子有了重病或出了车祸时,李洪志的‘法身’为什么不出现呢?你被抓了,可李洪志的‘法身’保护你了吗?”或者说“‘女基督’既然吹嘘自己是全宇宙唯一的真神,无所不能,那为什么还要用假名逃到美国去呢”等等,这样的话题和提问都属于“产婆术”式的对话,通过这种对话,使他们推翻原有的错误观点,形成正确的认知。
  叙事疗法
  叙事疗法是受到广泛关注的后现代心理治疗方式,它摆脱了传统上将人作为问题的治疗观念,通过“故事叙说”“问题外化”“由薄到厚”等方法,使人变得更自主、更有动力。通过叙事心理治疗,不仅可以让当事人的心理得以成长,同时还可以让咨询师对自我的角色有重新的调整与反思。叙事疗法是目前应用比较广泛的现代心理治疗技术,具有操作性强、效果显著等特点,具有较高的推广价值。
  所谓叙事心理治疗,是咨询者运用适当的方法,帮助当事人找出遗漏片段,以唤起当事人改变内在力量的过程。叙事心理治疗对“人类行为的故事特性”,即人类如何通过建构故事和倾听他人的故事,来解决当事人的复杂的情感问题。叙事心理治疗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为澳大利亚临床心理学家麦克·怀特及新西兰的大卫·爱普斯顿。叙事作为一种方法在心理学研究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首先,叙事可作为心理学研究中获得深度资料的重要手段。叙事资料作为数据资料的补充,可以通过对具体个案的深入剖析而揭示出一般的规律或独特的意义。其次,叙事还可作为干预手段在研究中使用。叙事总是与反思联系在一起,我们在叙说生活故事的过程中,也就审视了自己。这种反思或审视是一种内源性的干预,使我们自律,变得对我们的生活负责。叙事疗法把人与事分开,以人性的眼光看人,而不以道德教育人。叙事疗法相信当事人才是自己的专家,咨询师只是陪伴的角色,当事人应该对自己充满自信,相信自己有能力并且更清楚解决自己困难的方法。叙事疗法对多数适合心理咨询的人都有较好的作用,是当今重要的心理咨询方法之一。
  近些年,随着对邪教受害者心理矫治工作的深入推进,叙事疗法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在实际工作中,通过与当事人轻松聊天,回忆青少年时代以及儿童时代,甚至是婴幼儿时代的成长故事,从中挖掘出闪光的、有利于受害者思想转变的积极因素,从人性角度进行分析与引导,使其摆脱以往的阴影,心理得到快乐健康地成长。
  笔者曾经接触到一位“法轮功”练习者齐女士。齐女士47岁,看上去面容比较和善,性格也比较诚恳与忠厚,但就是对“法轮功”非常痴迷,曾经被拘留过一次,这次又被判刑,沟通起来难度可想而知。笔者与齐女士谈了很久,她也能认识到“法轮功”的修炼是十分自私的,但仍不肯放弃,她认为自己还达不到那个境界。后来,我们列举了大量事实,破除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她也认可,承认李洪志的“消业论”害死了很多练习者,也认识到“法轮功”参与了政治,李洪志撒下了弥天大谎……这些虽然都能认识到,但就是不肯转化,原因是相信李洪志所讲的“圆满”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进一步跟她讲,李洪志在其他事情上骗人,在“圆满”问题上难道不能骗你吗?与其说她相信李洪志所讲的“白日飞升”是真的,毋宁说她不愿意打破自己的“圆满”的白日梦。
  沟通一时陷入了僵局与困境。如何突破这个瓶颈?仅仅靠破除歪理邪说看来是无法完全走进她的心灵深处,于是笔者就采取了叙事疗法。我们设置了一种轻松和谐的谈话氛围,先和齐女士谈起了她的家庭、孩子和丈夫,发现她的家庭比较美满,丈夫对她很疼爱,儿子也很孝顺,与公婆的关系也比较融洽,估计问题可能就出在她的原生家庭以及童年及青少年的创伤方面。和齐女士谈起了她的原生家庭、她的童年时代及青少年时代。在谈话中我们了解到,齐女士三岁丧父,母亲带着她改嫁到继父家,继父家当时也有几个孩子,不过继父人不错,相处得都比较好。不幸的是,过了几年,继父也染病而亡,再次守寡的母亲带着她,怀着悲哀的心情离开了继父家,母亲靠做缝纫活儿维持生计。好不容易熬到她长大,给她找了不错的婆家嫁了出去,母亲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等她生了孩子后,母亲就开始帮她带孩子,看着他们夫妻和睦,孩子健康,母亲的心里不知有多么高兴!她的心里一直觉得母亲这一生命太苦了,一定要好好给母亲尽尽孝心。
  在她孩子三岁时,有一天,她的妈妈在院子里和邻居聊天时,无意中说到想给她买一套房子,但现在钱还没有攒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邻居中有一个人是从监狱保外就医出来的,听到这话起了歹意。一天晚上,她上夜班,丈夫也不在家,那个人来到家向她妈妈要钱。妈妈不给,要喊人,那个人气急惊恐之下,抄了一根粗棍子将妈妈打死。她当时正在上班,当邻居把她叫回来,将此噩耗告诉她的时候,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哭都哭不出来了,晕了过去……
  此后,妈妈的突然去世成为她心头抹不去的悲痛与阴影,为妈妈尽孝的愿望已经随着妈妈的去世而幻灭,妈妈生活的辛酸与不易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如何才能实现为妈妈尽孝的夙愿,成为她日思夜想的、无法摆脱的心理困扰。
  正在这时,有人向她宣扬修炼“法轮功”可以让人“圆满”上天,可以把被伤害的亲人度到自己的世界里去当个“众生”……她的心头一亮,精神为之一振,心想:如果是这样,那么为妈妈尽孝的愿望不就实现了吗?修炼,成为她实现自己孝心的一个最好的途径!于是她一头扎进了“法轮功”中,不论“法轮功”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也不管别人给她讲了多少道理,她就死死地抓住“圆满”这株救命稻草而不撒手。
  问题的根源找到了,现在就要看如何开发她故事中的积极因素,重新建构新的故事。我们首先肯定她对妈妈的一片孝心,“百善孝为先”,这是值得提倡的。但是,尽孝的方式出了问题,靠“法轮功”来成全对妈妈的孝心,这是丝毫不可能的,因为李洪志所说的“圆满”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二是如果你的妈妈有在天之灵,她要知道你为了她而坐牢,她的心中会是什么感受?假如你儿子为了孝敬你而触犯法律坐牢,你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儿?你难道希望你的儿子这样吗?《弟子规》中说:‘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她说当然不希望。我们说你的妈妈也同样不愿看到你今天这个样子!三是你的亲人也不只你妈妈一人,你还有丈夫、有儿子,你为了妈妈而忽视和伤害了丈夫和儿子,也不是你妈妈所希望看到的。你作为一个母亲,最希望看到孩子什么?难道不是孩子家庭幸福团圆吗?你今天弄得妻离子散,家不像家,你妈妈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难过的,你说不是吗?她点点头说“是”。我们说:“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呢?如果你妈妈在天有知,她一定会让你早日回家,给儿子娶媳妇,与丈夫白头到老的。”她不住地点头儿。沉吟片刻说道:“这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头二十年了,我始终不敢面对它,从来也没有向别人提起过。今天说到这儿了,我才把这件事儿说出来,心里感到轻松多了。”我们又问了她一些细节,让她在回忆中增加面对这件事情的勇气,她边回忆边诉说,积压已久的心理症结终于被解开了。
  至于什么是“圆满”?齐女士恍然大悟地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回家之后与丈夫、儿子团团圆圆,那才是真正的圆满。圆满就在人间,圆满就在现实生活中。”
  叙事疗法主要是用来解决个性,即特殊性问题,即个人所具有的不同的经历,因为特殊的经历所导致的心理问题,重点在于寻找成长中遗漏的片段,通过深度回忆这些片段,从中寻找到切入点和突破口。(未完待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九旬老母亲说:儿子的大半生都被“法轮功”...
 李洪志欠下的祭奠单
 沦作玩偶苦“信师” 屡见“法身”夺人命
 领导干部要旗帜鲜明地反对邪教
 山西太原三人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二审维...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