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1年01月07日 作者:宋淑玉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北平抗战时期的红色文化

  为抵抗日本帝国主义者的野蛮侵略,北平地区人民前仆后继,英勇奋斗,流血牺牲,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从九一八事变后学生南下示威到声势浩大的一二九运动,从卢沟桥的抗日烽火到平西、平北等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从公开的武装斗争到各种形式的隐蔽斗争,谱写了一曲曲全民抗战的壮丽凯歌。“长城抗战”“大刀队”“卢沟桥”成为全中国人民英勇反抗日本侵略的象征,吉鸿昌、佟麟阁、赵登禹、白乙化等抗日英烈,成为北京这座具有光荣爱国主义传统城市的骄傲,陈垣、齐白石、蓝公武等文化名人成为坚守民族气节、挺起不屈脊梁的杰出代表,邓玉芬、杨金花、马福等成为人民踊跃支前的模范人物,由此也形成了北平抗战时期独具特色的红色文化。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爱国主义精神已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心中,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陆游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位卑未敢忘忧国”“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岳飞的《满江红》,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都是爱国主义的生动篇章,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永续发展的强大精神力量。
  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面对民族存亡的空前危机,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全体中华儿女众志成城、共御外侮,为民族而战,为祖国而战,为尊严而战,汇聚起气势磅礴的力量。中国人民抱定了“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的决心,抱定血战到底、抗战到底的信念,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主义篇章。
  我们看到,九一八事变后,北平学生奋勇当先,走上街头,振臂高呼:“誓死救国”“对日宣战”,号召“我们要对自己宣誓,即便是中国人死得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负起救中国的责任来” 。因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清华大学讲师吴其昌愤然绝食,大批学生南下示威,表达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极度愤慨和共靖国难的决心。华北危在旦夕,北平学生悲愤喊出:“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一二九运动爆发,极大地推动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冯玉祥“以抗日为第一要事;不抗日,惟死而已。”,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奋勇杀敌。“是好男儿,舍身报国”的吉鸿昌在就义时喊出:“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北平左翼文化人士以文艺为武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成为文化界抗日救国的一道独特风景线……这种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在抗日战争时期达到全新的高度。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这个战争促进中国人民的觉悟和团结的程度,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一切伟大的斗争没有一次比得上的。” 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促成、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大限度地动员了全国军民共同抗战,汇成抗日救国的滚滚洪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充分表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
  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
  民族气节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在敌人威逼利诱面前绝不屈服、绝不低头、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的精神品质。中华民族历来崇尚气节,视“气节重如泰山,利欲轻如鸿毛”,以“玉碎不改其白,竹焚不毁其节”为美德,善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鲁仲连义不帝秦、苏武入胡节不辱、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李白不愿摧眉折腰侍权贵、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于谦“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都是中华儿女讲正气、重操守、守名节的典型,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极其残暴,以惨绝人寰的手段对待中国人民,企图以屠杀和死亡让中国人民屈服。面对侵略者的屠刀,中华儿女始终恪守民族大义、维护民族尊严、奋起民族抗争,“宁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充分展示了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在北平,就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虽不曾持枪杀敌,但以书斋作战场,以纸笔为武器,以知识分子“辨忠奸,明是非,知去就”的独特个性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或殚精竭虑口诛笔伐,或传道授业培育后学,写就一曲曲书生报国的壮歌。
  著名历史学家陈垣藏身敌城,身处危境,保持气节,闭门谢客,潜心著述,提倡经世致用和“有意义之史学”。在讲坛上,他大讲抗清不仕的顾炎武的《日知录》和抗清民族英雄全祖望的《鲒埼亭集》,激励学生爱国。同时,他对宋、元、明、清之际动乱历史进行考察,以尚未被世人注意的宗教史为主要研究对象,以史为鉴,影射现实,褒扬忠贞,贬斥奸逆,并以此作为报国之道,表现了高度的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中国大学教授蓝公武在课堂上公开宣传抗日,怒斥汉奸,宁愿全家饿死, 也坚决不收汉奸送来的东西。著名京剧大师程砚秋宁死枪下,也绝不给日本人唱戏,并决定罢歌息舞,远离尘嚣,避居青龙桥,归耕务农,坚持不为敌人演出。国画大师齐白石不事敌伪,节操自守,正气凛然,并以纸笔为武器,怒斥日伪,曾赋诗“寿高不死羞为贼,不丑长安作饿饕”,表达自己宁可饿死,绝不作取悦于敌人当汉奸卖国求荣之事的决心。国画大师张大千拒绝出任日本艺术画院院长,宁死也不做汉奸!京剧艺术家杨小楼在古都沦陷时,毅然息演,宣泄国仇家恨……他们虽不曾战场杀敌,但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始终挺起不屈的脊梁。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抗日战争期间,面对势力强大、凶恶残暴、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无数中华儿女以血肉之躯,抱着“争着死,抢着死”的坚定意志,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铁骨铮铮、视死如归,奏响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凯歌。
  1938年3月,毛泽东在延安追悼抗战阵亡将士大会上曾感慨地说,从牺牲的将领到每一个战士,他们无不给了全中国人民以崇高伟大的模范。中华民族决不是一群绵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心的伟大民族,为了民族自尊与人类正义,为了中国人一定要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决不让日本法西斯不付重大代价达到其无法无天的目的。我们的方法就是战争与牺牲,拿战争对抗战争,拿革命的正义战对抗野蛮的侵略战,这种精神,我们民族的数千年历史已经证明,现在再来一次伟大的证明。
  在京华大地上,也涌现出一批不畏强暴、以身殉国的英雄模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守军29军副军长佟麟阁在战前曾说过:“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在南苑保卫战中,他率军英勇抵抗。激战中腿部受伤,仍坚持战斗,后头部又受重创,壮烈牺牲,时年45岁。132师师长赵登禹在指挥部队后撤时,也壮烈牺牲,时年39 岁。人称“小白龙”的白乙化,在1929年考入中国大学,当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就向校长申诉:“大敌当前,还能有心求学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吾当先去杀敌,再来求学,如能战死在抗日杀敌的战场上,余愿得偿矣!”卢沟桥事变后,他组织抗日先锋队抵抗日军侵略,后担任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平北军分区第十团团长,转战丰滦密。1941年2月在马营西北的降蓬山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30岁。人称“智勇包司令”的包森,作战勇敢、战功赫赫。其中以1942年1月燕山口内果河沿一役最为有名,包森以七个连兵力,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1942年2月17日,包森率部在遵化野瓠山同日军相遇,被狙击手冷枪射中胸部,壮烈殉国,年仅31岁。还有同狼牙山五壮士同样悲壮的老帽山六壮士,“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的刘恭,宁死不屈的晋耀臣……正所谓“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正是靠着这种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中国人民才战胜了强大的侵略者。
  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中华民族之所以屡经挫折而不屈,屡受磨难而不衰,靠的就是自尊自信、奋发图强、百折不饶、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
  信念如炬,九死未悔。从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的铁蹄踏进中国大地之时起,中国人民就开展了抗击侵略者的伟大斗争,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无论战争多么残酷,无论牺牲多么巨大,中国人民从没动摇光复河山的决心。华北平原上的一个庄户人家写下这样一副对联:“万众一心保障国家独立,百折不挠争取民族解放”;横批是:“抗战到底”。这是中华儿女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怒吼,是中华民族抗战必胜的宣言。
  抗战初期,国内出现了“亡国论”和“速胜论”的错误观点,有的认为“中国武器不如人,战必败。”“再战必亡”,有的认为“只要打三个月,国际局势一定变化,苏联一定出兵,战争就可解决”。面对这种局面,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必胜信念和卓绝智慧,提出持久抗战的正确方针,得出最后胜利必将属于中国的结论。1938年1月,毛泽东同梁漱溟谈话时,就抗战前途问题非常肯定地说:“中国的前途大可不必悲观,应该非常乐观,最终中国必胜,日本必败,只能是这个结局,别的可能性不存在。” 五六月间,毛泽东作了《论持久战》的长篇讲演,科学预见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并明确指出:抗日战争是持久的,最后胜利属于中国。
  这一重大战略方针,极大增强了人们坚持抗战的决心和信心,广大军民排除“亡国论”“速胜论”“投降论”的干扰,始终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特别是在战略防御和相持阶段,面对侵略者惨绝人寰的“囚笼政策”“三光政策”和铁壁合围、疯狂扫荡等,全体军民抱着必胜信念,坚持抗战,一致对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终于战胜困难,渡过难关,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在平郊,面对日伪的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抗日军民团结一致,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法,反“扫荡”、反“封锁”、反“蚕食”,同敌人进行殊死斗争。广大人民踊跃支前,英雄母亲邓玉芬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全部战死沙场;延庆海坨山五里坡的杨金花为保护文件勇跳山崖;顺义焦庄户村党支部书记马福以地道为依托,与八路军并肩战斗,被誉为“人民第一堡垒”。同时,根据地通过建设“三三制”、精兵简政、减租减息、整顿三风、大生产运动等,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度过了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正是靠着这种顽强斗志和必胜信念,使得中华民族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坚持奋战到底,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辉煌胜利。
  (作者为北京联合大学研究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建党伊始 迎战风险
 加拿大媒体人“法轮功”报纸就像盘踞我家门...
 民法典的中国特色与制度自信
 疫情时代的中国经济成为全球最大亮色
 中国如何赢得2020年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