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07月28日 作者:朔风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洋弟子”的遭遇证实“法轮功”就是邪教

  李洪志说“法轮功”不是宗教,只是一个修炼群体。而正是这个所谓的修炼群体神化教主,对弟子实行精神控制,宣扬“世界末日”,编造谎言,骗人入教,破坏家庭,危害生命,丧失伦理,早在21年前就被中国政府定义为邪教组织予以取缔。“法轮功”被取缔后其核心人物和骨干分子纷纷潜逃国外,继续散播邪教言论,危害当地民众身心健康和社会秩序,被西方有识之士和媒体判定为邪教。但西方一些政客出于意识形态上的严重偏见及反华需要对“法轮功”给予偏袒和保护并“引狼入室”,结果“养蛊反噬”给所在国民众造成极大伤害。如今这个毁灭人性,摧残生命的邪教组织终于被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曝光,承认“法轮功”在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拆散家庭和毒害生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
 

▲截图来自澳广揭批“法轮功”的节目

  现在就让我们追寻这些被“法轮功”毒害过的“洋弟子”经邪历程,来证实“法轮功”就是邪教。
  信“法轮功”,“洋弟子”生命凋零
  “洋弟子”顾名思义是指境外习练“法轮功”的外籍弟子。“洋弟子”对于李洪志来说是少之又少,被视为“宝贝疙瘩”“掌上明珠”,理应是李洪志“法身”“恩惠”“福报”的对象。事实果真如此吗?现实很残酷,“洋弟子”犹如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花果,照样枯萎飘零。
  据澳广节目报道,安娜,一位美国混血女孩,其全家皆为“法轮功”信徒。由于受到“法轮功”舞蹈指导老师的种族歧视和人格侮辱,安娜诱发厌食症,被母亲带到“龙泉寺”,由李洪志亲自“驱魔”。然而,“驱魔”失败,父母分道扬镳,家庭最终破裂。

▲安娜和母亲讲述她们加入“法轮功”期间的遭遇

  澳洲名媛柯琳·安·梅,其丈夫为著名歌手里奇·梅,里奇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为寻求心灵慰藉,柯琳加入“法轮功”,后性格突变,放弃自己原本光鲜的生活方式,视家人若路人。柯琳患病后,其血压、胆固醇,一切都失控,她相信“法轮功”的“消业祛病”论,拔掉静脉注射针头,还当着医生的面吐掉药片,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她仍无法摆脱“法轮功”拒医拒药歪理邪说的禁锢,最终走向黄泉路。

▲柯琳·安·梅生前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游行活动照片

  而这些只是信奉“法轮功”后,遭遇不幸的少数“洋弟子”缩影。
  2007年12月,韩国“法轮大法学会”骨干全判烈因车祸身受重伤,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期间,“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曾亲自为其“发正念”,但仍未能挽回其生命。
  佐藤美津子,日本“法轮功”骨干成员,2009年7月,在编辑李洪志“新经文”时突然晕倒,虽经十余名“法轮功”弟子集体“发正念”,但因治疗不及时终死亡。
  日本大纪元主编、日文网站负责人佐藤贡在病重时不入院救治,于2009年7月20日死亡,其功友用“发正念”这一方式企图让左藤贡7天后复活,其结果可想而知。
  “法轮功”的音乐人“西人弟子”兰多•艾芙娜因痴迷“法轮功”耽误治疗于2014年10月突发心脏病去世,为自己奏响最后一曲挽歌。
  加拿大一名“法轮大法”“捍卫者”马克•曼斯于2014年春节前夕车祸不幸遇难。
  此外,乌克兰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格洛巴先生爆料,乌克兰美女娜塔莉亚•梅尔尼科娃隆胸失败不敢就医;乌克兰一名妇女向格洛巴先生投诉,她的丈夫于2008年开始痴迷“炼功”,导致夫妻失和,更有“好几个我认识的习练者都死了,如塔玛拉、柳芭等,她们都是猝死的;还有一个姑娘,精神出现了问题,还落下了残疾”等许多“洋弟子”修炼“法轮功”后的悲惨遭遇。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记者娜杰日达·伊尔琴科讲述了一个真实案例,俄罗斯姑娘女模特奥尔加因痴迷“法轮功”而掉入火坑,放弃了本是前程似锦的T型舞台。
  还有近日越南法院宣判的“法轮功”4名女弟子杀死2名男性同修并藏尸一案,由于凶犯作案手法十分残忍,主犯范氏天爱被判处死刑,另外3人分别被判处22年、19年、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主犯范氏天爱被判处死刑

  李洪志告诉弟子,只要按照要求去做,“师父”的“法身”“法轮”“地狱除名”“消业祛病”“金刚不坏”等多种“法宝”会保护弟子平安无事,而且“师父”还可以帮助弟子清理身体、“消业袪病”。但实际上,受李洪志重点保护,金发碧眼的“洋弟子” 屡屡不治而亡的事件频频发生,且都有着确凿无疑的证据,颇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信“法轮功”,“洋弟子”命运多舛
  虽然李洪志承诺信“法轮功”有诸多好处,除“消业祛病”外,还可“圆满”去“法轮天国”“福报”“不受法律约束”等,但现实中“洋弟子”确实是命运多舛。
  2006年11月30日,两名新加坡“法轮功”弟子黄才华和余文忠被当地法庭判定“骚扰”罪成立,分别课以1500新元和1000新元罚款。但黄、余倚仗“大法”弟子身份,拒不交纳罚金。结果,黄才华被立即送到樟宜女子监狱坐牢半月,余文忠则被直接关进女皇镇监狱服刑10天。
  2014年12月16日,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警方逮捕了9名试图在该市滋事的“法轮功”人员,其中7名为保加利亚籍“法轮功”人员,2名为俄罗斯籍“法轮功”人员。这9人试图在一场国际经济峰会期间进行示威活动,但被拒绝。警方将他们逮捕后送至Padinska Skela监狱,要求签署声明承认他们来塞尔维亚是为了参与示威活动,随后将他们驱离出境。

▲“法轮功”“洋弟子”正在学法

  新西兰籍“法轮功”人员米基尔·费南迪斯因故意毁坏街头反邪教横幅被警方起诉,且拒不到庭接受审判而被香港九龙城法院通缉。
  上文说到俄罗斯女模特奥尔加置母女亲情于不顾,不仅对母亲死活也不说实话,甚至为了“法轮功”组织与母亲打架,与老朋友们断绝来往。奥尔加的母亲伊莉娜无奈地叹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向谁求救。我们家完蛋了,生活变成了噩梦。我不能说她变坏了,只能说她不再是我们的奥尔加了,她不再把我和她父亲当回事,我们对她来说什么也不是。”
  2017年9月24日,约250名“法轮功”信徒无视俄罗斯法律,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一度假屋内聚会,被俄内务部及移民局共同制止,2人被逮捕。
  凡此种种,这些信“法轮功”遭殃的“洋弟子”,痴迷上“法轮功”原本就是踏上一条不归路,根本就不会“圆满”“上天国”,哪有好的结局?
  信“法轮功”,一些“洋弟子”迷途知返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蒙蔽性很强,打着“中华传统文化”“气功”“宗教”等幌子,在西方社会四处招摇,散布“迫害”论、诋毁中国政府,诬告滥诉、搞所谓的“讲真相”,无非想博取同情和支持,骗几个“洋弟子”入邪,哗众取宠,为自己的邪教组织争脸加分,换取在西方社会立足脚跟,洗白邪教污点。西人不明就里,误入“法轮功”邪教,受尽毒害。
  事实终究是事实,不会以“法轮功”意志为转移,久而久之,“洋人弟子”看清李洪志的真面目,纷纷站出来以亲身经历揭露李洪志及“法轮功”的种种罪行,这让李洪志十分尴尬,陷于四面楚歌。
  原“法轮功”大纪元时报澳大利亚编辑本·赫尔利(Ben Hurley)在自己博客中透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其中就包括前文所述澳大利亚著名歌手里奇·梅的妻子柯琳·安·梅。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本·赫尔利最终愤而脱离“法轮功”组织,并鼓足勇气撰文揭批“法轮功”。

▲本·赫尔利

  2015年1月,美国“法轮功”前信徒托尼·史密斯(Frank Dodd (Tony) Smith, Jr.)在接受凯风网专访时,认为“法轮功”否认制造的“1.23自焚事件”是自欺欺人;“操纵信任‘法轮功’的人做出像自焚这样的事,确实是对他们基本人权的侵犯。”

▲托尼·史密斯

  那位隆胸失败的乌克兰美女娜塔莉亚·梅尔尼科娃不敢就医,幸好她丈夫拖她去看医生并做了手术。娜塔莉亚开始醒悟,并接受采访揭露“法轮功”,她的反省相当具有说服力。
  这次,澳广公司推出的联合调查报告,在走出邪教误区的安娜悲愤地控诉道,“法轮功”让她的家庭支离破碎,这个“山上(指“法轮功”龙泉寺)”将是她永远的梦魇。“一想到那些生活在里面的人们几乎完全与外界隔绝,我就感到异常愤怒。他们只能接受‘法轮功’的有关教义,这种做法极其有害。”
  节目中,不治身亡的“洋弟子”柯琳·安·梅的女儿莎妮表示:“如果不是因为‘法轮功’,母亲现在还能和我们在一起。”
  “法轮功”一位“洋弟子”在节目中认为,正是对现代医学的憎恶,才夺去了这些人的生命。另一位“洋弟子”也表示:“在‘法轮功’的教义中,没有疾病一说。”
  由此可见,李洪志说疾病是“业力”,相信“法轮功”就能“消业治病”,去除“业力”就是“祛除疾病”,已被众多“洋弟子”用事实否认。“洋弟子”的现身说法足以证明“法轮功”就是邪教。
  李洪志宣扬的“业力”是黑暗的业力,是走进死亡的黑暗。邪教就是邪教,都是人类共同的敌人,不管你是“洋弟子”还是普通平常弟子,其危害性是相同的。只有远离“法轮功”才能远离伤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20年后,西方媒体终于发现中国人说的是真...
 起底潜逃美国的李洪志和他的“轮子王国”:...
 俄罗斯认定七个“法轮功”相关组织危害俄国...
 丑闻曝光后“法轮功”滋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特朗普是上天派来搞垮中国的”?这个邪恶...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