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06月23日 作者:陈友冰 来源:国学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孔雀东南飞发生地考
——经典名篇故地新考之一

  最近在潜山县小市港一带就《孔雀东南飞》的民间传说进行了一些考察。我发现,尽管这出爱情悲剧已距今一千七百多年,但它仍深深地铭刻在当地人们的心中,流传在妇孺们的口上。通过考察,我们感到这个民间故事以及小市港周围的一些遗迹,对正确理解《孔雀东南飞》的诗义,澄清一些疑点是很有帮助的。因此,特公诸同好并就正于高明。
  安徽潜山县的梅城镇,即汉末庐江郡的府治所在地。这是一座秀丽而古老的山城。潜水从它的西面缓缓流过,皖河的支流梅水又流经它的城东门。在它西北二十五公里处,即是有名的天柱山。它的东南面则是一些低矮的丘陵和坡地。出梅城镇东门,沿着清澈的梅河往南走五里左右,便到了林木葱笼的焦家庄,传说中的焦仲卿、刘兰芝的爱情悲剧就发生在这里。据当地传说,汉朝末年这里住着一个财主叫焦八叉,焦八叉早年病故,留下一子一女,子名焦仲卿,女名焦月英,由寡妻焦夫人抚养成人。仲卿长大后,就在庐江郡府里当差,并娶了离家不远的刘家山刘大的妹妹刘兰芝为妻。刘大是个出名的泼皮,在街上开了个山货行,兰芝同她的母亲住在离街不远的乡下。兰芝知书达理,勤劳贤慧,与焦仲卿成亲后,夫妻之间相处甚得。但不料却得不到婆婆的欢心。焦母千方百计逼儿子休弃兰芝。兰芝被休后,乃兄又逼其另嫁。兰芝不从,径投刘家山前草塘自尽。焦仲卿昕此凶信后,也在焦家庭院内吊死。兰芝死后,刘大便将兰芝尸体抬到焦家,寻衅闹事。焦母痛子忧祸,一命呜呼。仲卿之妹焦月英出面斡旋,并出于对兄嫂的同情,要求将两人合葬。刘大在接受钱财后,又迫于乡亲们的压力,只好答应合葬,但提出一个条件:既不葬在焦氏坟上也不葬在刘氏坟上。于是众人合议就葬在焦、刘二庄中间,距两家大约皆五里的小市港背后的高坡上。合葬时焦、刘二庄的年轻媳妇们都来铲土培坟,并在周围种上松柏,以此来表示他们对这对青年男女的婚姻悲剧的深切同情。
  从焦家庄沿梅河向南走五里,就到了传说中焦、刘合葬的所在地小市港了。小市港又叫小吏港或焦吏港,皆因焦仲卿的故事而得名。此地在晋前属庐江郡,现属怀宁县。这里是梅河和皖河的交汇处,交通便利,商业繁荣。传说中刘大的山货行就开在这里。小市港的南端有座孔雀台。从残存的碑文可知,此台初建于唐末,原是个土台,是周围乡民为纪念兰芝夫妇唱戏之所。元朝时台上加盖了竹棚,到明永乐年间,扩大改造为砖木结构的楼台,到了清康熙年间,此台又加以修葺。“文革”中,被当作“四旧”横扫,残存的梁柱也被人盗去,连楼前的石碑也被抬到油坊作压榨之用。据当地人介绍,这座孔雀台高三丈余,顶为绿色琉璃瓦,金顶铜檐,飞阁流丹,十分壮观。孔雀台的整个建筑呈品字形,中间为主台,约四平方丈,供表演之用;两侧为厢房,供演员化妆、住宿之用。焦仲卿和刘兰芝的合葬墓,在今小市公社粮站仓库后面的高坡上,叫孔雀坟,大概是出于《孔雀东南飞》的诗意。据当地老年人介绍,此坟咸丰年间犹存,后毁于天平天国战火之中。昔日的孔雀坟今已荡然无存,今日的刘兰芝、焦仲卿合葬墓在昔日孔雀坟下。墓为水泥浇筑,墓碑上镌刻“汉焦仲卿、刘兰芝之墓”九个魏碑体大字,周围种植许多松柏,极力仿造《孔雀东南飞》中所描绘的“东西植松柏,左右植梧桐,枝枝相复盖,叶叶相交通”诗意。沿孔雀坟向东望去,有座青青的山岗,据当地人介绍,这座山岗叫花山。看来“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旁”也不为无征了。
  从小市港往东南再走两里,就到了刘兰芝的娘家刘家山。刘家山是个不大的村庄,以刘姓居多。有关刘兰芝的历史遗迹,已堙没无闻。现结合民间传说,对以下几个问题作些探讨。
  一、关于此诗的写作年代
  《孔雀东南飞》诗前有序:“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为诗云尔”。对此诗的写作时间,作者说得很明确。但后代学者在研究此诗时,认为诗中的“青庐”、“龙子幡”等是南北朝时才有的,从而推断此诗是南北弱朝时的作品。其实,这个推断是很不确切的,因为青庐和龙子幡不一定南北朝时才有,前人已有专论,姑且不谈。就从上述的民间传说中,也能为此诗作于汉末提供点佐证:传说中此事发生于潜山梅城镇一带,而诗序中称庐江郡。按庐江郡的府治,汉初在今庐江县一百二十里处的舒城,汉末才徙于今天的潜山梅城镇。而小市港在西周时属舒国,从两汉到西晋时属庐江郡。据此推测,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可能是汉末到西晋这段时间,而以在汉末可能性最大。因此相信诗前原序,反倒没错。
  二、对“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两句诗的解释
  名家注本对此的解释几乎都是一致的,认为此二句是以鸟起兴“言孔雀向东南飞去,但因顾恋它的配偶,所以走不了几里就徘徊不前”。闻一多先生还引《艳歌何尝行》、《襄阳乐》、伪《苏武诗》来证明这是汉乐府诗的常用手法。我认为这些解释都是不错的,但对照在潜山一带考察情况,觉得诗意似乎不止于此。孔雀为什么要向东南飞去?这与小市港在焦家庄的东南、刘家山又在小市港的东南是否有关?“五里一徘徊”,与梅城镇距焦家庄,焦家庄距小市港,小市港与刘家山大约皆五里左右是否有关?因此,我认为,这两旬不光是起兴、虚写,也是实指,由眼前事物而发的咏叹。就象李白的《将进酒》前两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一样,既是起兴,以喻人生短暂,但也是实指他与友人畅饮的黄河边。也许这样的推测是胶柱鼓瑟、生搬硬套,但任何民间故事的产生总多少带有地域的特征,而民间故事经过文人加工、升华为优秀名著时,也总是摆脱不了现实的基础。因此这样的解释可否作为传统解释的一个补充?
  三、对“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两句的理解
  郭茂倩的《乐府诗集》以及解放后的一些选本,在此句下均无注释,大概以为诗义浅近,不注自明。对照一下民间传说,我认为“自挂东南枝”一句亦大有深意。因兰芝的家乡在焦家的东南,仲卿闻变后,曾在庭树下徘徊,他很可能在向着东南方眺望,为兰芝的殉情而默祷、哀伤,而后又忠贞自誓,终于向着兰芝殉情的方向,追着兰芝的脚步而去了。仲卿用“自挂东南枝”这一行动来实践自己的诺言和表示对封建礼教的反抗。所以“东南枝”三字不是作者随意安上的方位,而是大有深意的。据《吴越春秋》所载,伍子胥在被迫自杀时,曾要求把头挂在姑苏的东门(今胥门),表示要亲眼证实越军将从此门入城。我认为,这两个传说在这一手法上是有一致之处的。
  四、“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旁“的华山究竟是虚指还是实指
  《乐府诗集》的编者郭茂倩认为:这是借用南朝乐府《华山畿》传说中的地名来象征至死不渝的爱情,因此,华山是虚指。闻一多先生则认为是实指,华山即“庐江郡小山名”。余冠英先生进一步指实为“也许是安徽省舒城县南二十五里的华盖山”。我认为郭茂倩之说似乎不确,因为《华山畿》虽也是个殉情故事,但却发生在南朝宋少帝时,不能用来为汉末的故事作注,更不能反过来以此作为《孔雀东南飞》创作于南朝的证据。闻、余二先生推测为实指倒是很有见地,但从实地考察来看,两位先生之说也还有需要进一步订正的地方。我认为华山就是孔雀坟附近的花山。花山,又叫施山,是个术竹茂密的土质小山,传说中的仲卿夫妇合葬的孔雀坟就在花山西南面约六里的高坡上。至于说“华山”就是“花山”,其理由有二:第一,据《唐韵古音》:“花字自南北朝以上不见于书,晋以下书中间用。”可见在南北朝以前,凡“花”字皆写作“华”。第二,东汉时与庐江郡同属扬州刺史部的九江郡内有个褒禅山(今含山县褒山乡境内),又叫华山,但王安石在游山时,从古碑上发现此山并不叫“华山”,而应叫“花山”,从而发了一通“学者不可不深思而慎取”的宏论。由此可见,即使到了宋代,花山仍是可以读成华山的。因此,“合葬华山旁”可能就是指合葬在小市港附近的花山脚下。

安徽潜山县小市港的焦仲卿、刘兰芝合葬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中国历史要籍介绍9
 中国历史要籍介绍1
 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理趣
 中国古典诗词的辞采美
 中国古典诗词的意境美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