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02月13日 作者:赵鹏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我的灰色岁月 “全能神”信徒离家11年

  我是张梅,今年50岁。家境的原因,在我还不太懂事的年龄就嫁到了内蒙古。婚后丈夫对我不关心不体贴,人也很懒惰,没有男人的担当,那些年的日子过得极其痛苦。1992年,我开始接触基督教,在圣经里找到了精神寄托。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邪教“全能神”组织盯上了我。她们以进货的方式引诱我去了提前安排好的地方,给我讲了几天道(洗脑),他们讲了“神”的三步作工,讲了道成肉身主耶稣第二次来了,讲了启示录,讲了末世论各种灾难的来临,讲了五个聪明的童女迎接新朗得救了,五个愚拙的童女不迎接新朗被关在门外了……在邪教信徒末世论的洗脑下我接受了“全能神”。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还有恐惧的心理在作祟,我害怕自己成为五个愚拙的童女被耶稣关在门外,被迫接受了邪教“全能神”的理论。
  在“全能神”末世论的洗脑下,我全然不顾家人的劝解。2005年,我撇家舍业,丢下父母、丈夫、女儿,还有年幼的儿子,远走他乡传播所谓“福音”。痴迷不悟的日子里,风里来雨里去,为邪教“全能神”大搞宣传,还自认为自己是在热心传道救人,自以为这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自认为这是舍小家救大家,自认为这是做“神”眼中善的事,自认为这是为自己的归宿积各样的善行,自认为受多少苦难熬炼都是应该的,这是“神”在试炼我们。

  在邪教“全能神”的几年传道生活里,也看到听到很多不合人伦观念的人和事,心里当时虽然想不通,但邪教的理论让你必须顺服接受,因为他们说“神”做事就不合人的观念,不顺服接受就是敌基督等。就在这样的气氛中,一年又一年,虽然我很想念家人,但还是不断抑制住这种想法,默默无闻,勤勤恳恳,自认为是在行善尽本分。
  直到有一天,我们由于违法行为被抓。当时我并不知道“全能神”被列为邪教,只以为新时代的工作人们都不接受。其实我一直没有与共产党(大红龙)对立的心,当听到赵维山在讲大红龙多么坏,我心里是很反感的。当时想到有一句“神话”说,“神”做的就是逆人意,反人意的工作,那你也要绝对顺服才叫顺服;又一处说,“神”要兴起敬拜“神”的国家惩罚不敬拜“神”的国家。那几年我只知道祷告看书传道聚会,什么也不懂,世界与我是隔离的。
  在民警的耐心帮教下,我才逐渐慢慢冷静下来,最初那段时间里,内心极其痛苦,就像海浪一样汹涌澎湃,内心折磨得死去活来,如同炼狱一般煎熬。
  反思是从回忆里一点点开始的。
  那些年邪教教会的生活方式,我每天5:30起床祷告看“全能神”的书,接待家庭姨姨给煮饭吃了早点,我就会骑二小时的自行车去“浇灌”新人,然后再回来,吃了中午饭又要去另一位地方“浇灌”新人,晚上又去第三个地方,直到深夜十一点才能回到接待家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里来雨里去,尽着自己的本分。
  可是,上面的带领给我们一聚会,就修理对付我们,说我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我心里想不通,但“神话”说无条件的顺服,接受带领的修理对付就能蒙拯救得成全,那时就默默接受了。现在回想带领那口气说话真是以权压人,“神话”不是说弟兄姊妹要互相关心体贴吗?有个两姊妹,撇家舍业十来年,因作工没有效益,就给三十元钱就淘汰走人,姊妹苦苦哀求说出来多少年没有家了,先暂时在这里住,找份工作挣钱好生活吧,带领不同意,还让我们不要与她说话联系,说她是恶人是敌基督……
  我常常想,假如我老了,作工没有效益了,是不是同样的结局?我们在邪教里尽本分是不挣钱的,只是每个月给50元钱买点日用品,穿的都是基层弟兄姊妹奉献上来的普通衣服。
  还有“神话”中那些骗人的内容,我是2004年信的“全能神”,听说1999年主的作工就已经结束了,但现在好多的弟兄姊妹撇家舍业为什么还没结束呀?又说2008年是大红龙的大限,但也没有大限出行。又说2012年主的作工结束了,可是依然也没结束,这难道不是骗人吗?
  “神话”本身也非常矛盾。“神话”在《道成肉身奥秘二》中描述,神二次道成肉身作工非常快,说完话作工就结束了,不像耶稣基督三年半完了又传了二千年。又说她道成肉身说完话就走了,不与人生活二十年三十年,但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走呀?还说“神”的经营计划六千年就结束了,已经就六千年了,但另一处说律法时代2000年,恩典时代2000年,国度时代才刚开始呀,没有六千年呀。里面还说“神”道成肉身是做话语的工作,不是来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的工作,如果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就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但大祭司赵维山说道成肉身的“神”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他实质还是“神”,难道允许人就不允许“神”吗?太矛盾了……
  我的心翻来覆去、翻江倒海地思考着,再看看想想社会上其他宗教信徒们,他们也很虔诚,很善良,不信“神”没有信仰的人也有很正直很善良。再看看医学、科技、科学、心理学、哲学,都是为人类美好生活在不断进步。如果人类都被灾难毁灭了,就留下神学怎么生存,而信“神”的人大多数都是少知无识的人。


2012年底,“全能神”邪教借玛雅预言,称所谓“末日”来临,公然上街拉人入教

  经过反省,梳理内心,我决定迷途知返,重新做人。
  2016年,离家十一年后,我终于回到家里,这才得知丈夫已经于2009年出车祸去世了!我的生活真的一无所有,一对儿女在没有父亲母亲的那些年,和年迈的老婆婆一起生活。女儿心里很自卑,儿子对我没一点感情,我不在这十来年,儿子吃不好穿不好没有幸福的童年。
  看到这一切,我的内心是撕心裂肺地痛。这一切一切都是由于我信“全能神”邪教带来的后果!为了尽我这个母亲的责任及义务,弥补我对他们的亏欠,弥补我内心的内疚与自责,还弥补他们曾经缺失的母爱,我只有全心全意努力工作来回报。为了生活,为了能够让儿子成家立业,我竭尽全力付出。虽然有时感到苦与难,感到累及后悔,尤其是那十一年来的不归路,但是人不能在悲观失望中生活呀,不能活在过去,应该珍惜当下,展望未来,因为父母需要我,儿女更需要我,还有好多信“全能神”的同胞们需要去拯救。所以我摆正心态,积极向上努力工作,为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儿女看见我付出一切为了他们,儿女对我的感情慢慢修复了,但我对死去的丈夫始终留下的是无尽的遗憾。
  我奉劝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们,静下心来,冷静想想“神话”中的矛盾吧,想想“神话”一次又一次的食言,想想那些多年为主作工的人的结局吧,想想神家不合人伦观念的人和事吧,想想与国家民族对立的后果吧,想想你的父母丈夫儿女的想你爱你需要你的心吧!不要一味的追求那些渺茫不实际的幻想,迷路知返,回头是岸,不要执迷不悟了,醒悟吧!醒悟吧!同胞们。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韩国大田市政府取消“法轮功”神韵艺术团演...
 “法轮功”不顾疫情风险执意在美演出被批
 广西两女子传播邪教“主神教”获刑
 台检方起诉涉及杀人及虐待信徒案邪教主
 疫情防控 警惕“世界末日”谣言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