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11月17日 作者:欧阳青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志愿军鸡雄山“零敲牛皮糖”

  1951年6月中下旬将近20天时间里,志愿军第二十六军以第七十七师为主,以运动防御与短促反击相结合的拉锯战形式,粉碎了美军、韩军和加拿大军利用“磁性战术”进行的数十次疯狂进攻,像钉子一样钉在“朝鲜蜂腰部”中段的鸡雄山一线,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尤其是第七十七师二三〇团一营二连的阻击与反击战斗,被编入我军步兵分队战术教材和教学战例选编,也被美国西点军校列为步兵战术研究课题加以分析和研究。二连的打法,就是运用毛泽东提出的“零敲牛皮糖”战法破解李奇微“磁性战术”的成功实践。
  美军实施“磁性战术”,志愿军用“零敲牛皮糖”战法反制
  1951年5月22日,志愿军发动的第五次战役进入第三阶段。当志愿军进行战略转移开始北撤时,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立即命令以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组成的特遣队为先导,在航空兵掩护下,主要沿汉城至涟川、春川至华川、洪川至麟蹄公路两侧地区,兵分多路向我实施反扑猛追,中部战线甚至出现一时的混乱。“联合国军”采用的这种战法,就是“磁性战术”,即先让志愿军进攻冲锋,等到一周左右其粮弹供应开始短缺并准备后撤时,“联合国军”随即反过来追击,像磁铁一样黏住粮弹匮乏的志愿军,同时以坦克和装甲部队为先导在空军掩护下发起猛攻,让志愿军陷入绝境。
  为破解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军事才能卓绝的毛泽东马上想到“零敲牛皮糖”的战法,即你想要黏住我,我就干脆不走,反过来使劲一点一点地敲你,最终零零星星地把你敲光。志愿军这种战法充分反映了毛泽东战略上的高超,战术上的精准。
  牛皮糖本是中国南方农村用稻米精制的一种凝固绵密、粘力很强的糖块,一块有几斤或十多斤重,像牛皮一样,咬不动,撕不烂。群众很喜欢吃,怎么办?就用铁锤一小块一小块地敲下来,最终,偌大一块牛皮糖也会被敲光。于是,“零敲牛皮糖”就成为很形象的口头语。毛泽东借此提出“零敲牛皮糖”的战法。
  很快,毛泽东于5月26日果断电示彭德怀:“历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
  5月27日,志愿军总部立即命令6个军在临津江、汉滩川以北,芝浦里、华川、杨口地区进行防御。其中,志愿军第二十军、第二十六军斜插急进至五圣山、平康、新岱里以北地区,组织阵地防御作战,阻敌北进,接应和掩护北撤部队。第二十六军先头部队一面迅即派出侦察分队到前沿地域活动,一面速令第七十七师二三〇团、第七十八师二三三团冒雨开进,先行占领一线防御阵地。
  6月1日,第二十六军主力很快到达防御地域,展开了全面备战工作。本着先前沿后纵深的原则,各部队夜以继日、全力以赴地构筑各种工事,挖掘部分坑道。至6月9日,前沿第一线3个步兵团已经完成轻重机枪掩体567个、单人掩体4152个、掩蔽部2010个、交通壕29万余米,挖掘了总长15华里以上的反坦克工事和阻绝沟,初步创造了一个能战斗、能生活的防御体系。军、师、团都组成前沿指挥所、炮兵指挥所和观察所。通信指挥以有线电话与无线电话并用,并在三级指挥所之间架设双程有线电话。团以下分队除有线电话外,对讲机、信号传递同时并用。重要阵地的营、连都沟通了有线电话,最前沿的团还沟通了横向联络。第二十六军把战前准备工作做得无微不至,如粮弹调拨、战地救护、物资运输、车马运用等,都明确实行分工负责,按级转运,保证供应。
  6月10日,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中线之敌趁我友军西调时,趁机北进,美军骑一师进抵光里附近;韩军第九师经中里北犯,占领铁原以南金鹤山地带;美第三师经芝浦里北进后,占领上丝洞里、地境里、土城洞一线,先头1个营渡过汉滩江占领阳地村;美第二十五师及加拿大旅也同时进抵瓦水里、沙谷里,向金化逼进。
  美第二十五师到达鸡雄山以南地域时,与志愿军第二十六军前沿阵地的哨兵接触。志愿军第二三〇团团长徐金标和政委张锡正要求部队随时准备战斗。与此同时,美军展开了一系列侦察活动。我军也针锋相对,分别在城柱洞、中洞里、地甲里、花田里等地以伏击、袭击等手段,杀伤敌7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文件。
  美军用飞机大炮狂“黏”,志愿军以夜战近战猛“敲”
  鸡雄山在金化城东北1.5公里处,海拔603.9米,山下是几条公路的交叉点,据此山可对其瞰制,所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从攻防战特点看,鸡雄山地形南缓北陡,易攻难守。不过,作为第二十六军左翼主阵地的屏障,鸡雄山地形再不利,也必须守住,而且一定要成为阻止美军北进的一根 “钉子”,牢牢地钉在这里。
  13日,美、加两国军队以140余辆坦克伴随步兵,在飞机掩护下分三路北犯,有两路步兵分别攻击我军第七十八师防守的凤尾山北部471.7高地及斗流峰,13架美军飞机轮番轰炸扫射赤山、虎岩山一带我军阵地;从正南方向进至金化一路的美军第二十五师三十五团在20辆坦克配合下,向我军第七十七师防守的鸡雄山阵地发起冲击。第二三〇团一营二连的防区,作为鸡雄山前沿阵地枢纽,自然是美军攻击的重中之重。首先是美军1个排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向鸡雄山发起进攻,遭到二连一排的有力阻击,狼狈后撤。经一天激战,这些美军在当日黄昏之前均被我军击退。
  从14日开始,美军采用“昼进夜缩”的战法,每日以多路小股配合坦克、在炮火掩护下向我军前沿阵地进行火力侦察。对此,我军采用阵前伏击、阵地阻击、夜间袭击和地雷战等战术,给敌军以相当数量的杀伤。在二连一排当面,美军增加到1个连。一排依靠地形优势与敌人展开血战,连续打退美军的3次冲锋。后来,三排排长宋兰君指挥战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火力,奋不顾身地连续投出30多颗手榴弹,打垮美军的第四次冲击。
  15日,美军又向志愿军阵地轮番进攻,投入的兵力也越来越多,已增加到1个营,依旧是坦克、大炮展开猛烈轰击。二连一排的战壕、掩蔽部、地堡全部被摧毁,交通道路也被敌人火力封锁,陷入弹尽粮绝的险境。在连番血战及敌机轰炸下,一排伤亡惨重,排长牺牲,剩下的战士在副排长王兆才带领下,一方面抓紧时间修复工事,另一方面继续打击冲上来的敌人。敌人2个连由翼侧攻击鸡雄山时,被一排一班连续击退5次,后因弹药不足,一班主动撤至主阵地,全班仅3伤1亡。
  16日,视鸡雄山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美军,出动8架飞机、8辆坦克和10门榴弹炮,以加拿大旅一部配合,对鸡雄山发起猛烈进攻。据守在金化城严井里北侧前沿阵地上的二连三排八班3名战士,由模范共产党员、第三战斗小组组长张胜坤率领,奋勇打退敌人先头部队的3次进攻。在敌人以2个排的兵力发起第四次攻击时,张胜坤巧妙配合班里另两个小组的战友伏击杀伤敌30多人。在另一阵地上,有1个班的勇士与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炸毁敌坦克2辆。一直战斗到黄昏,美军和加拿大军步兵全部被阻击在山脚下。二连一排阵地上只剩下王兆才一个人,但他没有丝毫动摇,誓死同敌人决战到底,人在阵地在。夜间,他利用敌人照明弹的亮光,从敌人尸体堆里搜集枪支弹药,并将这些武器弹药分别放置在阵地东、中、西三处,做好继续同敌人战斗的准备。
  17日上午,美军再次开始冲锋。猛烈的炮火将三排坚守的前沿小高地炸得面目全非,又有几名战士牺牲了。紧接着,100多个敌人尾随坦克冲上来,宋兰君沉着指挥,等敌人靠近到三四十米时,令全排每人两颗手榴弹急袭,结果,美军丢下十几具尸体溃逃下山。不久后,美军第二次发起进攻,100多人又是在4辆坦克的掩护下冲上来。宋兰君带领全排再次将美军打了下去,击毁敌坦克2辆,但这次我军的伤亡也很大,3名班长和多名战士壮烈牺牲。与此同时,坚守鸡雄山北部597.9高地的第三营七连,敢打敢拼,采取佯动、袭击、骚扰等多种手段,密切配合和支持第一营二连的行动,打击、牵制、吸引美军兵力,迟滞了敌人的攻击行动。尤其是在前沿云岳山的七连二班,采取远打近炸相结合的战法,连续打退美军2个排的2次进攻。他们又在伤亡较大、弹药所剩无几的危急情况下,顽强坚守,击退美军的第三次进攻。二连一排王兆才这边,敌人从阵地东边攻击,他就跑到东边阻击;从中间来进攻,他就跑到中间阻止;从西边打上来,他就跑到西边抗击。他的这种简易“游击战术”,搞得美军晕头转向,弄不清阵地上究竟还有多少志愿军。就这样,王兆才又坚守阵地两天一夜,毙伤敌48人。与此同时,王兆才也深知,仅靠一个人防守不可能太久,他也做好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18日,已连续战斗五天五夜的王兆才,终于等到二连第二梯队突破敌人封锁赶上来。接着,他又坚持和第二梯队的战友一起继续战斗,直到彻底打退敌人。
  19日,韩军第三十团以2个营兵力强攻鸡雄山东部507高地,志愿军避敌锋芒先撤下来。紧接着,三排趁敌尚未站稳脚,马上反击上去。指导员率领36名勇士,在灌木丛中曲折前进,巧妙地避开韩军炮兵延伸射击的炮弹与空中敌机的扫射,直奔到507高地下面,分成两路展开反击。敌人正在山顶上躺着休息,根本没想到我军反击得这样快。当他们发觉不妙时,突击勇士的手榴弹已经在他们中间炸开,冲锋枪也对着他们猛扫,韩军四散奔逃,我军则穷追不舍。敌军被这一突然攻击打懵了,不少人当了俘虏。仅20分钟,我军就夺回507高地,把敌人打下山去。
  韩军用大炮坦克再“黏”,志愿军短促反击“敲”得更准
  24日晨,因美军第二十五师进攻久未奏效,“联合国军”调整攻击部署,改由从铁原地区东调韩军第九师主力对鸡雄山发起进攻。韩军先是在20多辆坦克掩护下,向鸡雄山东西两侧及正面攻击,美军以猛烈炮火作支援。坚守鸡雄山主峰、凤尾山北部及上甘岭东山的第二三〇团一营和坚守鸡雄山左翼400、500高地的志愿军第二十军一七五团一部同时与敌展开激战。由于韩军和美军炮兵协同不好,美军炮兵将韩军误伤不少。战至10时,左侧之敌占领300高地,右侧之敌占领凤尾山阵地,造成对志愿军的分割态势,第二三〇团一营副营长刘兆春英勇牺牲。13时30分,第一营为解除威胁恢复阵地,由营长梁正伟带着二连二排、三排的4个班向两侧迂回反击,经17分钟战斗,夺回主峰西侧的第一、二高地,歼敌1个班,俘敌2人,缴枪8支,将敌人击溃。至晚上,第一营二连连长崔延生率三排迅速夺回鸡雄山东侧一个高地,歼敌1个班,俘敌2人,缴枪9支,阵地全部恢复。
  25日,韩军以3个营兵力分三路向我鸡雄山东、南、西三面猛攻。敌军向鸡雄山发射了上万发炮弹,整个山峰被炸弹炸去2公分。战至11时,为减小伤亡,第七十七师师长沈萍命令部队主动撤出鸡雄山主峰。中午12时,敌继续向我军纵深的2个高地进攻,第二三〇团一营迫击炮排19名战士乘敌立足未稳,果敢机警向敌反击,经3次争夺,以1伤5亡的代价毙伤敌20余人,缴枪16支。与此同时,在上级炮火支援下,第三营九连与第二营五连密切配合,对鸡雄山主峰之敌进行反击。九连四班在班长刘金才的带领下,冒着敌人的封锁炮火,向鸡雄山主峰正面冲击。而九连七班则利用地形,出其不意地迂回到主峰侧后,歼敌1个班,协助四班冲上主峰,与敌展开肉搏战,一举夺回主峰阵地。当晚,第二三〇团以5个排兵力分两侧反击400、500高地之敌。战斗中,宋兰君带领2个班勇敢顽强地向敌人冲杀,与其他4个班一起夺回主阵地。战斗进行到26日凌晨,我军全部夺回鸡雄山阵地,毙伤敌200余人,俘敌15人,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44支。为防敌报复,我军除留4个班控制鸡雄山主峰外,其余部队撤回原地。
  26日,韩军在52辆坦克支援下,向鸡雄山阵地进行多路反复冲击。山脊被坦克炮弹炸塌,硝烟战火又弥漫着山脊。志愿军守卫阵地的4个班英勇抗击,击退敌人7次冲锋,毙敌160余人。战士们全然不顾耳朵被震聋,弹药打光了就用刺刀拼、石头砸,誓与阵地共存亡。战斗进行至黄昏18时,我军4个班大部分战士壮烈牺牲,阵地被敌军攻占。当晚,为夺回该阵地,师长沈萍和政委魏伯亭决定打破以往反击时间规律,以6个班于夜半零时发起冲锋,经45分钟战斗夺回阵地,毙、伤、俘敌60余人,缴获武器弹药一批。第三营七连,配合反击行动,主动出击到韩军第二十八团的侧翼阵地。次日凌晨3时,敌军趁我消耗和疲劳之时反扑,我军主动撤出阵地。
  27日晚,奉兵团指示,第七十七师二二九团、二三〇团集中6个连,协同参加友邻第二十军的反击战斗,其中直接攻击鸡雄山的是第二二九团一连、二连和第二三〇团三连、九连,第二二九团三连插向金化以东袭击生昌里、岩井里。另外,第二三〇团四连、五连抽调连级规模的3个排分别佯攻城斋山、牛口洞,牵制可能来援之敌。22时,向西南攻击的第二三〇团九连首先打响战斗。韩军也狡猾起来,改变战法,阵地只留少数部队,与志愿军交火时,一触即溃。志愿军占领阵地后,未及撤离即遭敌预定炮火袭击,给我部队造成较大伤亡。由东南攻击的第二二九团一连、二连也遭到敌军炮火拦击,伤亡较大,但仍然坚决进攻,夺回阵地,俘敌50余人,缴获武器一批。当夜,我军除留少数部队控制阵地外,主力撤回。
  28日上午,韩军又以3个连的兵力从东、南、西三面攻鸡雄山阵地。傍晚,第二三〇团以四连、七连各2个班和三连1个班共5个班的兵力,从西北主攻鸡雄山,并从东南助攻,毙伤敌一部,缴获武器若干。29日午后,第二三〇团还以七连2个班、三连1个排共5个班的兵力,反过来从东北主攻鸡雄山,并从西北助攻,把韩军残部赶下鸡雄山主峰阵地,并阻击了敌人的增援。这两天,第二三〇团反击连队共毙伤敌80余人,俘敌4人,缴获武器一批。
  至此,第二三〇团自6月10日与敌接触以来,已持续战斗近20天,部队相当疲劳,急需休整。经军首长研究和请示兵团同意,改由第二二九团接替防务。
  鸡雄山阻击战,创造了“零敲牛皮糖”战法范例
  志愿军第二三〇团的铁血男儿在鸡雄山阻击战与反击战中英勇顽强,壮怀激烈,可歌可泣!志愿军第二十六军以第二三〇团为主、第二二九团配合,“零敲牛皮糖”血战近20个昼夜,取得令人赞叹的战绩。战斗中,志愿军先后毙伤敌2300余人,击溃美军第二十五师三十五团,重创韩军第九师,使其第二十八团、二十九团损伤惨重,基本失去战斗力,我军伤亡547人,敌我伤亡比例为4.2∶1,胜利完成阻击、迟滞敌人北犯的任务。
  尤其是第二三〇团二连守得坚决、攻得勇猛,在弹药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全连各排、班、小组表现出顽强的独立作战精神,浴血奋战,固守阵地17个昼夜,经受住了敌6个炮群百余门火炮的轮番轰炸,打退了敌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的疯狂进攻,还以勇猛的反击粉碎敌人的分割包围,一直坚持到增援部队到来。在战斗中,该连以牺牲、负伤过半的代价,共毙、伤、俘敌300余人,击毁坦克3辆、吉普车5辆,缴获各种枪支200余支。该连炊事班在战斗中也表现出色,在连队粮尽水缺的情况下,冒着危险往返30多公里,给连里11个战斗点送水送饭。在途中因跑路颠簸,还要避开敌火力封锁和敌机扫射,他们就用大小布袋将饭菜盒装在里面,保证不洒。在战斗最紧张、最残酷的时候,班长还在窝窝头里夹上宣传纸条鼓舞士气,还派战士往前沿阵地帮助背送弹药。炊事班的这些办法和行动,受到全连指战员的一致欢迎。
  1951年8月12日,夏季防御战役开始之前,志愿军第二十六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第七十七师二三〇团一营二连三排为“鸡雄山反击战斗英雄排”,一排一班为“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班”,二排四班为“鸡雄山反击战斗模范班”,三排八班为“金化阻击英雄班”,二连炊事班为“模范炊事班”;三营七连为“鸡雄山战斗功臣连”,一排二班为“云岳山阻击模范班”,九连二排四班为“鸡雄山反击战斗模范班”,三排七班为“鸡雄山反击战斗模范班”。
  1952年6月,志愿军总部授予第二三〇团二连“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光荣称号,记集体一等功;授予已升任二连一排排长的王兆才“一级英雄”光荣称号,记特等功;授予已升任二连指导员的宋兰君“二级英雄”光荣称号,记特等功;授予已升任二连三排八班班长的张胜坤“三级英雄”光荣称号;授予战士黄志荣、赵依强、郭振堂、王德明“三级英雄”光荣称号,给战士苗长福、吴步伦记特等功。
  从上述第二三〇团荣获的10个英模集体名录看,全是连、排、班等基层单位,而且班集体占了7个;9名英模个人中,战士占了7人。这是自抗美援朝战争以来,一次小型阻击战中荣获英模集体和英模个人最多的团队。
  从战斗规模看,志愿军第二三〇团无论与美军第二十五师三十五团、加拿大旅,还是与韩军第九师的3个团进行战斗,基本上都是班、排等小型战斗,甚至以战斗小组为单位来行动,而且许多情况下还打破连级建制,以几个连的班组成阻击或反击战斗的单元,“零敲牛皮糖”战法,给敌人造成不小的损失和很大的麻烦。
  第二三〇团认真贯彻毛泽东提出的“零敲牛皮糖”战法,通过小歼灭战、小击溃战、小阻击战、小反击战,紧紧拖住敌人打,顽强阻击,积极勇敢地反攻,以小口小口地吃、一块一块地“敲”、逐步积累的办法,不断歼灭敌人的班、排力量,积一个个战术上的小胜,在相互磁性紧黏的状态中,坚决遏制敌人的进攻势头,迟滞敌人北犯猛击我主力的企图,破解敌军“磁性战术”的凶猛之势,最终达到打击其士气、动摇其信心、消耗其力量的预期目的,也可称之为一种战略上的大胜。
  后来,志愿军在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1952年春季巩固阵地作战、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中,大力推广运用“零敲牛皮糖”战法,尤其是在1952年深秋的上甘岭防御战役和1953年春季的冷枪冷炮运动中,把“零敲牛皮糖”战法运用到极致,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的辉煌篇章。
  原载:《党史文汇》2020年第10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浅谈邪教痴迷人员转化
 我的面试历程:大纪元成为支持特朗普的扩音...
 摆脱“法轮功”后的真情告白
 中央苏区的节省运动
 中国高铁跑得稳和北斗卫星有关 还有这些“...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