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10月16日 作者:Maddison Brown 胡婕(编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澳媒曝光澳对华合作机构遭“法轮功”邪教外围组织渗透

  核心提示:2020年10月1日,澳大利亚“透明新闻网”(Openthenews.com)和“环球新闻在线”(Globalnewsonline.info)登载专栏作家麦迪逊·布朗(Maddison Brown)的文章指出,澳大利亚外交部所任命的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咨询委员会成员中,有多位与美国国务院和“法轮功”邪教所资助的外围组织和媒体存在联系,这些人根本不会为了澳大利亚的利益建言献策。


原文配图

  澳大利亚外交部陷入了美国国务院拙劣的反华宣传闹剧中。美国国务院正悄悄地资助设在澳大利亚的华语新闻机构“解码中国”。
  “解码中国”由三位法人共同持有,其中一位是某独立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花纳税人的钱建立,为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提供接触建议。
  企业记录显示,马玛蕾(Maree Ma)成为“解码中国”公司的干事,仅仅八周以后,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就任命她担任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咨询委员会(NFACR)成员。记录还显示,“解码中国”公司的一名前董事是杨怀玲(Wai-Ling Yeung)。作为一名科廷大学退休学者,杨怀玲目前是一位中国政府批评者,而马玛蕾则是“法轮功”的盟友、以反华为主要目标的《看中国》报的总经理。据澳大利亚记者和前“法轮功”修炼者本·赫尔利(Ben Hurley)说,在澳大利亚,《看中国》报是“法轮功”媒体集团的一部分,其带头媒体是《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
  “法轮功”的美国相关媒体分支机构,被控将数百万美元注入到虚假的社交媒体账户,后来这些账户被禁,他们又在脸谱网推送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广告。
  “法轮功”已被中国取缔。有前“法轮功”学员说,它是一个危险的邪教,其领导人声称自己拥有空中悬浮能力,并向信徒声称,种族通婚和混血儿的出现,系来自其他星球的外星人所为。


澳大利亚“透明新闻网”报道页面截图

  “解码中国”所获得的美国国务院扶持资金,是通过一个隐秘的非营利组织获取的。该组织为“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简称IWPR),成立于前南斯拉夫,总部位于伦敦。该组织声称,它在冲突地区和发展中国家推动新闻界自由。“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的行动讳莫如深,而澳大利亚则是其唯一一个予以资助的发达国家。
  从2018年到2019年,美国国务院通过“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向“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policy,简称ASPI)账户支付了88964.37美元,然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并没有在其年度报告或网站中披露这笔收入。根据“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最近的公开年度报告,美国政府每年向其支付7544189美元;“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今年则从美国国务院获得一笔203000美元的额外支出,这笔钱直接通过堪培拉的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支付。
  对“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站的检查显示,“解码中国”公司干事马玛蕾名列“我们的员工”栏目中。今年6月,她担任“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络研讨会小组成员,讨论中国对澳大利亚所构成的威胁。去年,“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墨尔本举行了“中国问题大师课”(China Master Class)演讲,她是宣讲人之一,与会者需每人交纳700澳元。
  除了马玛蕾,还有其他三名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咨询委员会董事会成员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有关。记者斯坦·格兰特(Stan Grant)、学者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目前均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任职,罗里·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则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下属杂志的《战略家》(Strategist)任职。
  从一开始,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咨询委员会就很难达到改善澳中关系的目标。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咨询委员会将提出有益于美国政府或“法轮功”的建议,而不是有益于我们澳大利亚的建议。问题是,在我们澳大利亚内部,究竟有多少像马玛蕾这样的人,有多少像“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这样由美国国务院成立的组织?我们能够为我们的真正利益,而不是美国政府利益做出决定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一名大学研究生是如何走向新生的彼岸
 国外网友质疑“法轮功”通过媒体洗钱
 邪教在疫情中的丑行以及根源
 号称“中国解密”实则造谣抹黑!内容不堪入...
 三女子传播邪教均获刑三年 痴迷邪教毁了家...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