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年01月22日 作者:聂聆 段炼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聂荣臻在新中国诞生前后的奋斗

  聂荣臻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他在长达70年的革命生涯中,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远见卓识、高尚的思想情操和博大胸怀。作为开国元勋,他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
  顾全大局牵制敌军平津保 指挥若定决胜千里扭战局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面临着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必须作出艰难的选择。为了争取革命的成功,实现人民的解放,中共中央作出重要的战略决策:“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明确指出:“只要我能控制东北及热察两省,并有全国各解放区及全国人民配合斗争,即能保障中国人民的胜利。”
  1945年8月,中共中央指示晋察冀分局,“我晋冀、平北、冀东三区部队务速分兵北进,迎接外蒙军及红军”。为此,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以大局为重,按照党中央的意图,多次抽调部队开赴东北战场。
  中共七大期间,在延安的聂荣臻就命令冀热辽军区抽调8个团又1个营,共1.3万多人,外加2500名地方干部,协同东北抗日联军配合苏军对日作战。回到晋察冀第二天,聂荣臻又发布了“冀热辽部队进驻承德、赤峰及山海关至沈阳线”的命令。按照部署,冀热辽部队配合苏军解放了辽宁、热河全省以及吉林、黑龙江的西部地区,部队迅速扩展到10万多人。
  与此同时,聂荣臻率晋察冀军区部队竭尽全力控制热察,阻击由绥远东进之敌,并将华北国民党军大部牵制于平津保地区,掩护我东北军队的战略展开。
  1947年4月至7月,聂荣臻巧妙地捕捉战机,集结主力部队,先后发起正太、青沧、保北战役,取得“三战三捷”的胜利,扭转了被动局面。随后,部署发动清风店战役,全歼蒋介石嫡系第3军主力,生擒军长罗历戎。紧接着,晋察冀野战军部队在他的指挥下,一举攻克设防坚固的战略重镇石家庄,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战区连成一片,华北战场的形势发生了有利于我的巨大变化。
  1948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将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战区党政军领导机构合并,成立华北军区,聂荣臻任司令员。华北军区下辖三个野战兵团。9、10月份,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围攻太原,第二、第三兵团为配合辽沈战役,一个出击热西、冀东,一个出击绥远。1949年1月,聂荣臻作为平津战役总前委三成员之一,参与了平津战役的作战指挥,领导部队取得了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52万人的重大胜利。
  平津战役打响后,新保安、张家口先后解放。这时,聂荣臻反复思考如何争取和平解放北平的问题。他在回忆录里说:“现在,傅作义将军赖以起家的王牌第35军已经被我军歼灭了,这对傅作义的打击和震撼是极不寻常的。如果我军再把天津攻下来,彻底打掉他逃跑的幻想,逼着他走上谈判的道路,我认为,和平解放北平的前景是存在的,而且时机越来越成熟了。”此外,他还积极参与同傅作义所派代表的和平谈判,为实现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
  殚精竭虑安全保卫新首都 协助中央部署解放全中国
  党中央决定定都北平后,聂荣臻身上的担子不断加重,直到身兼六职——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三书记、华北军区司令员、平津卫戍司令员、北平市市长、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为了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聂荣臻不顾劳累,展开了紧张的工作。
  一是迅速改编国民党军起义部队。1949年2月9日、17日、20日,聂荣臻与林彪、罗荣桓先后向中央军委报告情况,并请示改编傅作义部队的办法:傅方总部及兵团部、军部一律撤销,以师为单位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士兵分别编入人民解放军各部队。对军官愿意回家者,按各级原薪发三个月饷,发给由北平至上海或其他地区同等路程的车票、船票费(包括家属)。除不准带走武器及公家物资外,私人财物准予全部带走。按工作与职务需要,准予带一、二名护兵同走。家居解放区的回家后可分得应得的一份土地,如本人系地主家庭,其土地财产不管已分或未分,均按土地法大纲第八条的规定处理,只要今后遵守政府法令,不咎既往。军官不愿回家的分别送学校学习,或经集训后担任与解放军职务相应的副职。军官家属与解放军随军家属同等待遇。技术人员直接编入解放军任职。
  2月1日,解放军方面和傅作义方面组成联合办事处,办理傅作义所属部队的改编和对傅部军政官员的安置,以及各部队、机关、厂矿、企业等完整的移交。聂荣臻对此抓得很紧,加之政策得当,工作细致,改编工作很快圆满结束。
  关于绥远问题,聂荣臻按照毛泽东“绥远方式”的战略部署,妥善地处置各类问题,包括取消了对董其武部队的政治攻势,停止组织董军哗变与瓦解董军的工作。傅作义任绥远军政委员会主席后,聂荣臻按照毛泽东的要求,积极为傅作义去绥远做准备。他根据绥远的形势,选定了归绥与包头之间的美岱召为傅作义的驻留点,同时通知铁路部门,给傅作义准备了装甲专车,选派了最好的司乘人员。接着,聂荣臻又通知部队,选调了战斗力很强的一个营,负责警卫工作。他还命令沿途部队,务必做好安全保障工作,使绥远部队的整编工作顺利完成。
  二是剿灭土匪。1949年4月,聂荣臻令华北军区发布剿匪工作指示,要求军队克服对土匪的麻痹轻敌思想。5月,又指示军区召开剿匪工作会议,制定剿匪方针:在依靠与发动群众的基础上,以政治攻势争取瓦解成股土匪;发动和组织群众与军事清剿相结合,而以发动群众为基本环节,摧毁土匪的社会基础;对土匪根据“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原则,宽大与镇压相结合,以达到瓦解、分化、争取的目的。6月,他又发布指示:剿匪决不是单纯依靠军事力量所能完成的任务,必须从发动群众着眼,做到人人肃匪,村村防匪,军队与政府、民兵密切协同,才能彻底肃清匪患;剿匪要有灵通而确切的情报;剿匪兵力不宜太大,否则容易暴露目标,行动也慢,应以小部队,在确切的情报保障下轻装奔袭。如能做到这些,就会收到好的效果。
  新中国成立之初,聂荣臻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指示,组织解放军39个军140多个师约150万人的兵力,对国民党在全国各地遗留下来的数以百万计的土匪进行了清剿。经过一年左右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匪患基本肃清,为新中国定都北平提供了可靠的社会安全保障条件,为后来抗美援朝战争安定后方打下了坚实基础。
  三是组织消灭国民党军残余部队。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时,聂荣臻主持总参谋部工作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按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决定,组织好消灭约120万国民党军残余部队的作战部署。该年3月至12月,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30万人,解放了西北全境。8月至10月,第三野战军进行福州、漳厦战役,歼国民党军8万人,华东沿海大陆全部解放。9月至10月,人民解放军在湖南衡阳地区进行了衡宝战役,歼灭白崇禧主力一部。10月,进行了广东战役,歼灭余汉谋部主力。11月、12月,贵阳、重庆解放,成都、广西战役打响,人民解放军歼灭宋希濂、胡宗南部和白崇禧部主力。这几次战役,使国民党军90多万人几乎全部被歼,只有很少部分逃到海南岛和越南。
  同年8月,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程潜、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率部起义。12月,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以及西南军政长官绥靖公署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先后宣布起义。到1950年3月,除西藏地区外,中国大陆已全部解放。
  5月,第三、第四野战军先后解放万山群岛、舟山群岛和海南岛。至此,除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少数岛屿尚待解放外,人民解放军已胜利完成了解放战争后期作战任务。
  担任阅兵总指挥检阅部队 开国大典盛况空前扬国威
  1949年8月,新中国即将诞生,中央军委指定聂荣臻为开国大典的阅兵总指挥。9月中旬,他又被各界公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祝大会筹备委员会主任。
  为了组织好开国大典的阅兵式,聂荣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多次主持会议,检查落实有关开国大典及阅兵的工作。他要求参加阅兵的部队抓紧时间,严格训练,以高标准、高水平完成任务,并对各阅兵方队如何组成,装甲车、坦克、汽车如何同步行进,车辆出现故障时如何补救,飞机何时飞越天安门广场,晚上怎么放焰火等等,都作了周到细致的安排。
  10月1日,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下午3点,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典礼开始。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他在义勇军进行曲声中亲自揿下电钮,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
  阅兵式开始,朱德总司令在阅兵总指挥聂荣臻的陪同下,乘敞篷汽车检阅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列成方阵,迈着威武雄壮的步伐,由东向西分列式通过天安门广场。与此同时,刚刚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战斗机、轰炸机,凌空掠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随后,聂荣臻乘先导车,率领受阅部队,接受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分列式开始,首先通过天安门广场的是年轻的人民海军方队。接着,步兵师以三个建制步兵团和临时编组的冲锋枪、轻机枪、通信、重机枪、轻迫击炮、重迫击炮、战防炮、山炮各一个营的阵容接受检阅。炮兵师以75毫米野炮、105毫米榴弹炮、37和75毫米高射炮的阵容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火炮由小到大,由低到高,依次前进,均用中型卡车或十轮大卡车牵引,颇为壮观。战车师由摩托化步兵、装甲步兵和坦克兵各一个团编成。当战车师进至天安门广场时,空军分别以双机、三机编队,一批批接连飞临上空,与地面的战车部队遥相呼应。骑兵师尾随战车部队行进。走在前边的是三个骑兵团方队,而后是一个骡马拖曳的75毫米野炮营。各梯队的军马毛色整齐划一,或全红,或全白,或全黑,三色相间;骑在马上的指战员,身着草绿色军装,手握钢枪,腰挎战刀。
  阅兵式历时两个半小时,场面非常壮观。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威武雄壮的阵容展现在国人面前,不仅为新中国献上了一份厚礼,也给世界以震惊。
  从这天起,北平改称北京。
  全力整治北京社会新秩序 率先垂范当好首都大管家
  1949年11月20日至22日,北京召开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会上,聂荣臻被选为北京市市长,成为北京市第一任民选的市长。
  聂荣臻当选市长当天,北京市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以及《关于统一征收营利事业所得税和营业税提案》《关于开办业余补习学校的决议》《关于救济失业员工问题的决议》等多项决议、提案。当时,北京市的社会治安比较稳定,物价趋于平稳,人民群众的吃穿问题也得到了基本解决,但在其他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聂荣臻无论大事小事,只要是有利于人民的事都尽力去做。
  是年冬,北京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大街小巷全被冰雪覆盖,一时间,交通事故迭起,给群众生活造成了诸多不便。对此,北京市人民政府召开紧急会议,专门讨论和布置扫雪工作。聂荣臻决定出动军队,参加扫雪。很快,军队和地方共同努力,路上积雪被铲除一空,交通事故也降了下来,北京群众无不交口称赞。
  聂荣臻常把自己比作人民的勤务员。他在与干部谈话中曾说:在部队中修个厕所,好像是小事情。不过,假如没有这个厕所,随地便溺,不但有碍卫生,恐怕也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事情还小吗?这是关系群众的事,是大事情。聂荣臻还谈到像水、电、下水道等方面的建设。他说,这些都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没有一件不是大事情。所以,我们都要很好地计划,有组织有检查地认真抓好,要反对官僚主义。
  聂荣臻就任市长期间,十分重视改善首都的市政设施。他多次动员部队、机关、街道居民等共同清理垃圾。仅1949年这一年,北京市就清除垃圾粪便60多万吨,使环境得到了初步改观。
  由于城市污水排放系统落后,许多地方仍是明沟排污。这里蚊蝇成群,臭气熏天,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的生活和健康。聂荣臻尽管公务繁忙,仍亲自筹划北京市的给水、排水工程,带领各级领导人和工程技术人员,实地调查研究,制定治理方案。
  1950年,在他的领导下,北京市人民政府克服了多种困难,对全市22个下水道系统中的6个排水系统工程进行了治理整顿,其中包括龙须沟由明沟改为暗沟的工程,使首都城市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
  高瞻远瞩奠基国防现代化 呕心沥血打造一流解放军
  新中国成立后,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任务摆在了我军面前。在解放战争后期,聂荣臻就开始考虑这个大课题。
  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第一步,就是进行大规模的精简整编,裁军150万。聂荣臻提出,在精简工作中要注意保留经过战争锻炼的战斗骨干,保持新老成分的适当比例,对年大体弱的同志要妥善安排。聂荣臻指出:要把复员工作当作大事来抓,要做好复员战士的思想工作,切实注意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既要防止完全从政治出发,把老战士都留下来,又要防止完全从精装出发,把久经考验的老战士都复员。由于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和聂帅的慎思果断,严密组织,我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复员工作,从1950年下半年开始,到1951年就基本结束了,而且进行得很顺利。
  战争年代,全军的编制极不统一,要建设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这种状况必须改变。确定统一的体制编制,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作。聂荣臻和总参谋部的同志一起,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研究了许多国家军队的体制编制,从我军的实际情况出发,本着便于指挥、便于机动、便于作战、便于武器装备相统一的原则,提出了我军的体制编制方案,供中央军委决策。在精简整编的同时,聂荣臻还在军委领导下具体参与了各军兵种的组建工作,先后组建空军、海军,并逐步建立起炮兵、装甲兵、防空军和工程兵、防化兵。
  为了打造一支一流的人民军队,聂荣臻还抓了对军队建设有长远意义的两项工作:一是建立各级各类军事院校;二是对全军指战员进行文化教育。在组建各军、兵种的过程中,聂荣臻深切感到专业技术人才的缺乏。1950年3月10日,他向毛泽东建议,建立一批工程兵、炮兵、装甲兵学校,以培养急需的专业技术干部;各军区设立步兵学校或高级步兵学校,培养初级和中级军政干部。这些建议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一批院校很快组建起来。
  1952年,中央军委决定,要把文化教育作为全军训练的中心任务。聂荣臻积极热情地投入到组织工作中。到1953年,部队基本上扫除了文盲半文盲,干部的文化程度普遍得到提高,为掌握先进武器装备和科学技术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精心组织抗美援朝大作战 竭尽全力保障后勤赢胜利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6个军共18个师,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和集安等处跨过鸭绿江赴朝鲜前线,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筹划朝鲜前线的军事行动,是聂荣臻在总参谋部的主要工作。作为主要领导人,这是他一生中最繁忙的时期。当时前方来的文电很多,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聂荣臻对每封电报都要过目,而且看得很细。他经常彻夜不眠,同总参谋部的同志们一起研究分析敌情,提出作战部署意见,再上报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批准后发往前方。
  朝鲜战争爆发时,聂荣臻就想到要保护好鸭绿江大桥,这是中朝两国运输的战略通道。恰好这时东北的同志来电,请示是否可以派一部分高炮部队进入朝鲜境内保护大桥。聂荣臻当即向毛泽东、周恩来报告此事,经同意后作了周密部署。由于防范措施严密、及时,战争期间大桥一直没有中断通行。
  聂荣臻非常重视情报工作,他常对总参的同志说,总参谋部要为中央军委出好谋、划好策, 就要当好“千里眼”“顺风耳”。在聂荣臻的直接领导下,总参的情报工作在朝鲜战争期间是做得比较好的,对敌情的判断也比较准确。
  第五次战役以后,前线部队发现在元山附近海域有两艘敌舰活动,一时有些紧张。聂荣臻和情报部的同志分析后认为,这是敌人的侦察、威胁或佯动,不会有大动作。他把自己的分析向毛泽东作了报告,毛泽东批示“同意聂注”。
  聂荣臻十分重视后勤工作。过去我军作战,粮食弹药随身带,走到哪住到哪,打到哪吃到哪。但是,朝鲜战争不同了,现代战争是综合实力的较量,后勤保障的水平与战争的胜负关系极大。聂荣臻认为后勤工作事关全局,他经常和总后勤部长杨立三协商,想方设法保证前方的需求。1951年1月,东北军区召开后勤工作会议,研究志愿军的供应问题。聂荣臻随同周恩来专程赶到沈阳听取汇报,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
  聂荣臻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组织国内部队和各军事机关干部分期分批入朝,轮换作战。
  轮换作战从1952年秋天开始,不到一年的时间,全军就有三分之二的部队得到了实战锻炼,军事机关干部在四个月的时间内就轮换完毕。入朝轮换作战,使朝鲜战场变成了培养干部的大学校,不仅使出国的部队得到了休整,而且锻炼了国内的部队,获得了现代化战争的经验。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标志着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结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请正视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
 遵义会议: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
 “六稳”政策成效明显 经济增长实现预期目...
 中国仍是世界经济最强劲火车头
 大棋局中,中国博弈能力增强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