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8年04月13日 作者:余玮 吴志菲 来源:搜狐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毛泽东如何对待早年被他“驱逐下台”的老校长?

毛泽东曾于1913年至1918年间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

  1915年6月,湖南省议会公布一项决定:要额外征收师范学生10元学杂费,校长张干坚决执行。但这一决定遭到家境贫寒的大多数学生的激烈反对,斗争的矛头自然对准校长张干。湖南一师的学生纷纷罢课,在校内外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驱张运动”,学生们在校园内大量散发传单。

  毛泽东看了这些传单以后,颇不以为然。他感到同学们这样做,并未切中张干的要害。一天,毛泽东拿着一张《驱张宣言》,找到同班同学周世钊说:“这个宣言讲的都是张干私德如何如何不好,不切要旨。我们是反对他做一师校长,而不是反对他当家长、族长。既要赶走他这个校长,我们就要列举他不称职的言行,批评他办学校办得怎样不好。”

  于是,他找来笔墨纸张,在“君子亭”笔走龙蛇,很快便拟就一份新的《驱张宣言》,尖锐地抨击了张干如何对上逢迎,对下专横,办事无方,贻误青年的弊政。宣言写成之后,毛泽东组织同学连夜赶印了上千份,次日清晨在学校广为散发,还贴到学校最显眼的地方,轰动了全校。

  有人告诉张干那份4000 余字的《驱张宣言》是毛泽东写的时,张干十分恼怒,摆了摆手:“不要说了!这样的文章,除了毛泽东,没几人还能写得出!”其实,当张干读到这份传单时,气得热血直往上涌,一方面因文章尖刻而恼羞成怒,一方面又为文章的磅礴气势所折服。

  “开除!”张干校长做出了决定,“将毛泽东等带头闹事的17 名学生统统开除!”这一“决定”,再次在一师校园里掀起轩然大波。

  教师杨昌济认为:“校长对毛泽东等的处分决定,是一个绝对的错误!”他立即联络徐特立、方维夏、王季范、袁仲谦等先生,在临时紧急校务会议上与张干据理力争。倔强的张干终于让步:“好,我收回成命。但毛泽东这些学生必须给记大过处分!”

  当通告栏里贴出校长签署的给毛泽东等学生记大过处分的决定后,学生们再次沸腾起来,坚决重申:“张干一日不离校,我们一日不上课!”学潮,在继续扩大……

  湖南省教育厅无奈,只好将张干免职。于是,张干卷起简单的行囊,离开了执教6年的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历来在学校只有校长开除学生,哪有学生“开除”校长?这真是闻所未闻!张干越想越不是滋味……

1918年3月湖南第一师范学校8班合影,4排右2为毛泽东

  解放后,当年的老校长张干贫病交加,最困难的时候竟无米继日。他几次想给自己的学生毛泽东写信请求援助,但几宗往事却使他实在难以启齿:一是当年的“驱张运动”中曾给过自己的学生、如今成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处分”。二是经过土改,自己被划为“地主”。一个地主,怎么能向政府主席请求援助?三是在国共双方重庆谈判前夕,曾被人所用,给毛泽东发了一封电报,敦促他“应召赴渝,赞襄国政”,还要他“幸勿固执,致人失望”,这岂不是替国民党蒋介石说话吗?张干越想越觉得有愧于学生毛泽东,更害怕毛泽东责怪于他。

  1950 年10月5日,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的客厅里洋溢着欢声笑语。这是毛泽东举行家宴,欢迎自己青年时代敬重的师友徐特立、谢觉哉、熊瑾玎和同学周世钊。

  毛泽东一边饮酒,一边回忆一师那古朴的校园,谈论当时每一位清苦的老师。“啊,惇元,”毛泽东问周世钊,“我们的老校长张干先生还健在吗?”“在,他一直在教书,现在在妙高峰中学教数学……”

  “哦,”毛泽东放下筷子,情不自禁地说“张干先生办事果断,很有魄力,是个很有才干的人,才三十几岁就当了我们的校长,不简单啊!当时,我很不喜欢他,认定他这样的人一定会向上爬。实际上,他当时要爬上去也是很容易的。可是,他并  没有爬上去,没有进入仕途。新中国成立前他吃粉笔灰,新中国成立后还吃粉笔灰,难能可贵,难能可贵!”

  这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提起毛泽东在“君子亭”起草《驱张宣言》以及张干要开除毛泽东的事来。

  “现在看来,当时赶走张干没有多大必要。”毛泽东不无自责地说:“每个学生多交10 元钱学杂费的事,也不能归罪于他。至于多读半年书,有什么不好呢?”

  见毛泽东的态度如此诚恳,周世钊趁机把张干6 口之家的生活窘状和愁苦心境,一一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润之,”周世钊有些难过地说,“张干一家六口,现在十分困难。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微薄的工资,有时竟几天无以为炊呢!”

  “哦,”毛泽东站起来,用略带责备的目光望着自己的老同学,“惇元,你怎么不早说?对于张干这样的老教育家,应该照顾,应该照顾!”

毛泽东和他的师友在中南海留影。从右至左为:邹普勋、李漱清、毛泽东、张干、罗元鲲

  事后,国事异常繁忙的毛泽东,仍然惦记着老校长张干。他先让在北京参观游览的周世钊给张干写信,告诉政府将对其给予照顾的情况,给贫病交加的老人带去了安慰。6 天后,也就是10 月11 日,毛泽东亲自致函时任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张次(张干别号)、罗元鲲两先生,湖南教育界老人,现年均70 多岁,一生教书未作坏事,我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张为校长,罗为历史教师。现闻两先生家口甚多,生活极苦,拟请湖南省政府每月每人酌给津贴米若干,借资养老。”

  王首道接信后,立即先后两次给张干一家送去救济米1200 斤和人民币50万(旧币)。张干看到毛泽东给王首道的信,又接到王首道送来的米和钱,激动得双手颤抖,泪流满面……

  1963 年,张干曾在病中两次写信给毛泽东,请他设法帮助其女儿返湘工作,“以便侍养”。接信后,毛泽东一面积极为张干分忧解难,一面给湖南省副省长周世钊写了一封亲笔信:“老校长张干先生,寄我两信,尚未奉复。他叫我设法助其女儿返湘工作,以便侍养。此事我正在办,未知能办得到否?如办不到,可否另想办法。请你暇时找张先生一叙,看其生活上是否有困难,是否需要协助。叙谈结果,见告为荷。”

  不久,毛泽东便接到了周世钊的复信。这年5月26日,他又亲笔给张干写了一封回信:“次崙先生左右:两次惠书,均已收读,甚为感谢。尊恙情况,周惇元(即周世钊)兄业已见告,极为怀念。寄上薄物若干,以为医药之助,尚望收纳为幸。敬颂早日康复。”

  信中提到的“薄物若干”,就是毛泽东托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捎来的2000元人民币!

  张干万万没想到,毛泽东给他这么一大笔钱。这哪里是“薄物”,这是厚馈;这岂止是“药物之助”,而是恩情并重啊!

  毛泽东曾在给周世钊的信中“又及”道:“如有其他穷师友,因生活困难,日子难过的事,请告我,应即援助,都由你经手。这是一种社会主义援助性质。”毛泽东曾多次委托周世钊承办有关经济援助事务,且常在信中表示,不只是请周世钊经办,而且送多少也由周决定,毛对周完全信赖。

周世钊

  对周世钊完全信赖的毛泽东,多次交钱给周世钊。周世钊没有辜负毛泽东的重托,把所有钱款存入长沙的银行,其中有一个存折的存户姓名为“毛谊”。

  这是经常对穷师友的生活困难负责帮助的专用存折。周世钊把每笔进出款项都用毛笔记得清清楚楚,并说:“毛谊,即毛泽东的友谊。”周世钊病逝后不几日,在北京生病的一师同班同学邹蕴真来函请助,周世钊的亲属还立即给邹汇寄一笔余款。

  1967年1月21日,张干将儿子张六如招到身边,用尽全身力气嗫嚅着说:“替我给毛主席写封信,谢谢他对我的照顾,我是多么想再见到他啊……”

  语音未落,便永远闭上了眼睛。张干的追悼会由其学生周世钊致悼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简析邪教痴迷者的“感觉后像”效应
 韩国摄理教教主郑明析的邪恶
 怎样才能把孩子从邪教中解救出来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
 揭秘美国邪教NXIVM 发展女星 养性奴...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