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7年09月12日 作者:牛三宝 来源:凯风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门徒会”夺走了我的女友

  我叫牛三宝,36岁,家住内蒙古包头市土右旗牛皮营村。我曾在大学期间经历过一段幸福的爱情,可就在我和女友张淑婷相恋3年即将毕业结婚的时候,拜门徒会所赐,我们阴阳两隔。

  第一次相遇

  2001年,我们大一。一次相遇是在食堂,作为新生,打饭的时候会经常遭到插队。大家正排队打晚饭,有个高年级男生冲在前面插队,还将我前面的女生一把推开,站在后面的我,男子汉的正义感突然爆棚,条件反射的上去就反推了那个插队男生一把,两人顿时扭打成一团,我们因此还进了教务处。同学们都说我是英雄救美,可我连前面那位女生叫啥都不知道,真不知是为了点儿啥。

  暖心的早点

  教务处为了惩前毖后,让我和那哥们一直站到上晚自习,晚饭都没吃,饿着肚子回到教室就直接趴桌子上了,趴着趴着我闻到了饼子的问道,抬头一看,被我“英雄救美”的女生站在我面前,默默递给我一个饼子,说了声“谢谢你”,就走了。我狼吞虎咽把饼子吃了,心想这个女孩儿还挺义气。

  心生爱慕

  短短半年时间,寝室的哥们们纷纷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周末的寝室只能拱手相让。闲来无事,我只好去凉亭看书打发时间,刚坐下走来个女生,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被我“救下”的女生。我们开始第一次畅谈,她告诉我说她家是河北沙城县的,父母是农民,家里就她一个孩子。全家都信“老天爷”,但是她终于考出来了,不用每天吃“二两粮”了。我当那是她们当地的风俗,就像有些地区信关公一样,也没太在意。转眼天渐渐变暗,我送她回到了宿舍。送她回去后,我心里居然有些不舍,她总是不经意的来到我身边,难道是命中注定的缘分?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表达爱意

  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我判断自己应该是爱上他了。于是,我决定向她表达我的爱意。就送早点开始!这一送就是半年,转眼我们都大二了,我决定向她表白。2002年2月14日,我准备了好久台词鼓起勇气打电话约了淑婷。公园里,我终于找到一处人少的湖边,向淑婷表白了,那是我第一次追女孩儿,有点仓促,花都是公园里摘。我不敢看她,怕她拒绝,后悔没准备得再充分点儿。淑婷说,我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收到花啊?我噗嗤笑了,紧张的心顿时恢复了平静,原来她是接受我的,只是我太紧张了,就这样,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神赐婚姻

  转眼间,我们相恋两年半年,感情稳定。面对即将到来的毕业,我们一起规划两个人今后的工作、生活。2004年春节,她告诉我教内要给她家和另外一个神家的子民婚配,可她不愿意去。我想淑婷的心在我这儿,再说过不了几天就开学了,就劝她走走过场,面儿上过去就行,等下半年实习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回老家见双方父母。

  开学了,我迟迟等不来淑婷,打电话也联系不上,我急忙买了去淑婷家的火车票。

  爱情破灭

  尽管我急匆匆的赶到,却还是没能见到淑婷最后一面,看着淑婷的遗像我泪流满面。村里人说,淑婷不答应神赐婚姻,绝食两天进行反抗,结果她母亲以死相逼,淑婷没有办法,只好假装答应,出去买嫁衣的时候偷偷买了农药,回家写下遗言就服药自杀了。我才知道她们家信的那个“老天爷”这么厉害,不但要管吃多少,连和谁结婚都得支配,而且不能违背,否则会“遭报应”!

  淑婷在遗言中写道,原本我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我们感情很好,对未来充满向往,但家人怕违背“神”的旨意受到教内惩罚,让我选择分手,没有爱情的婚姻我会生不如死的,如果“神”真要惩罚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吧!请原谅我的不孝,来生我希望再没有神赐婚姻!

  自责深省

  回到学校后淑婷的事不胫而走,淑婷班主任几次找到我了解情况,我才知道她们家信的那个“老天爷”是邪教“门徒会”!我浑身发凉,怪自己真是马虎,如果当初她第一次跟我说的时候我继续追问下去,如果我早知道那是邪教,如果我早点儿去她们家…可生命没有如果,是门徒会让我的爱情美景破灭,是门徒会让我的淑婷永远离我而去。淑婷是我心底最痛的“伤疤”,而我的爱情也随着毕业永远封存在了大学校园。至今我还走不出那段甜蜜而忧伤的回忆,依然孤身一人。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邪教教主颜值变化大比拼
 警惕日本“幸福科学教”借影视明星造势
 邪教那些令人发指的性侵害
 美国牧师:当心韩国安商洪的邪教“上帝的教...
 中国多边主义战略提升影响力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