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7年11月14日 作者:萨苏 来源:搜狐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打伤日本亲王的“英雄”是何方神圣?让日军恼羞成怒

  本文作者萨苏,本名弓云,著名军史专家、日本问题专家。曾兼任《环球时报》驻日本记者,现回到国内工作。他曾出版过《国破山河在》、《尊严不是无代价的》、《退后一步是家园》、《京味九侃》、《中国厨子》、《嫁给太监》、《梦里关山走遍》、《与"鬼"为邻》等书。

  节选《淞沪会战期间,一位日本亲王竟被中国炮弹击伤,回国后一年去世....》

  这次击伤日本亲王的炮战,在中国方面的文献中并无专门记载 – 原因是似乎立功的中国炮兵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炮打出了如此一个稀奇古怪的战绩。唯一中国方面提到击伤伏见宫一事,是美国出版戴维.博加米尼的《日本天皇的阴谋》一书,由于资料来源可能不够详细,该书只提到这个亲王随日军增援部队到达上海时被中国军队击伤,这与事实似是而非。

  实际上伏见宫和他所指挥的第三驱逐舰队,是日军最早投入淞沪战场的海军舰艇部队,他这次被击伤的战斗,根据日方记载也不是随增援部队行动,而是在黄浦江上执行任务时遭到了浦东方面中国炮兵部队的奇袭。

  说起来在当时的浦东战区,日军炮火占据绝对优势。这一段战线,双方隔黄浦江对峙,中国军队右翼军团55师330团的团长,一度担任炮兵指挥官的孙生芝回忆,即便不算日军陆军部队的炮兵,单计算航行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部队,其实力就远远超过中方 -- “当时领空领海已经为日本飞机和军舰所左右,敌人军舰在30艘上下,每舰有大炮12门以上,30艘军舰共有360门炮,力量比我们强得多。”

  但是,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浦东的中国炮兵部队,却打得相当出彩,不但在阵地防御中屡立战功,使日军在这条战线上始终无法跨过黄浦江一步,而且不时主动出击,发动对日军的炮战。

  这支炮兵部队行动诡秘,经常袭击日军在这一地区的重要目标,胃口奇好,从吴淞的仓库到停泊在英美烟草公司对面码头的出云号装甲舰都在它的打击范围,而炮术又奇佳,哪怕是藏在建筑后面的日本军舰也不乏被它象打篮球一样一炮吊中的经历。日军对这支中国炮兵部队的炮为何打得如此之准始终不得其解,到底隔山打牛这种活儿武术界也只是传说。但是,尽管日军恼羞成怒多次调集部队,空中江上一齐动手,誓欲除之后快,但是每次“全歼”之后,过不了一天,中国的炮弹,又会象还魂一样落到日军的脑袋顶上,直到日军在金山卫登陆,中国军队大撤退,这种带响的问候始终没有停过,相对于罗店的“血肉磨坊”,形成了淞沪战役中少有的戏剧性场面。因此,这支部队在当时中国的报道之中,有“神炮”之称。

  说来说去,这支炮兵部队,到底有多少兵力呢?

  观看淞沪战区作战序列,其部队分为左,中,右三个军团,左翼军团总指挥陈诚,中央军团总指挥刘建绪,右翼兵团总指挥张发奎。浦东属于淞沪战区中国军队右翼军团的一部分,说来惭愧,堂堂的右翼军团总司令,北伐名将张发奎上将,手下总共只有一个营的炮兵。日夜不停地进行“问候”,搞得日军鸡犬不宁的,便是这个中国陆军炮兵第二旅第二团第一营,击中岛风号炸伤伏见宫的,正是该营的一门L14/20式75毫米博福斯山炮。

  炮兵第二旅,是一九三四年国民党军整编炮兵部队的成果,当时国民党军总共建立了第一,第二两个炮兵旅,第二旅由原独立炮兵第二团,第三团组成,番号仍然称为第二,第三团。

长城抗战中的中国军队炮兵,这次战斗中国炮兵因为装备陈旧损失很大。此战中日军炮火特别炙烈,破坏力惊人,促使中国方面大力建设炮兵部队,购买先进装备

  炮兵第二旅全部装备的瑞典博福斯M1930 L20七十五毫米山炮,这种火炮初速较慢,但射速较快,精度高,故障率低,又能拆卸后运输,很受中国炮兵部队的喜爱。要说,在浦东这个战场,这种炮还真是特别适用 – 因为它射速快,所以很适合中国军队打了就跑的作战方式 – 不跑人家的炮兵也不是吃素的;它初速慢,所以弹道不清晰,难以找到发射阵地;容易拆卸,所以中国炮兵人员可以拖着它到处“游击”,让日军防不胜防。这种火炮虽然是瑞典造,实际却是德国克虏伯公司的技术,只是因为一战后凡尔赛和约的限制,德国不得在本土生产先进火炮,克虏伯只好在瑞典开设子公司来生产卖给中国了。卖给中国这批火炮,本来是要给土耳其人的,因为土耳其经济困难,付款不及时,结果大炮被国民党政府转手买下。说来有趣,清朝灭亡的时候,曾将中国巡洋舰飞鸿号卖给希腊,成为其主力巡洋舰赫拉号。土耳其和希腊素来不合,中国人先卖给土耳其的敌人巡洋舰,后劫胡土耳其人的大炮,真不知道和土耳其人有什么前世冤仇。

  看作战序列,张发奎的名下,有着整个一个炮兵第二旅,下属炮兵第二团,第三团。抗战期间,国民党军最大的炮兵单位,就是旅,说起来张将军的本钱似乎很丰厚。其实,这只是纸面上的。炮兵第二旅的第三团,当时奉命“借入”第九集团军,猛攻汇山码头和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该线战斗此后激烈胶着,该团始终无法归建。第二团共有一,二,三营,二营散放在杭州湾,乍浦一线担任要地防御,三营位于嘉兴旅部看家待命,真正拨归右翼兵团的,只有第一营。按照炮兵第二旅的编制,一个营辖三个连,其中一个连是辎重连,没有炮。两连炮兵各辖四门炮,总共八门75毫米博福斯山炮就是中国右翼兵团的全部炮兵火力,实际上,除了留两门作为“救火队”,中国军队在前线的火炮,总共只有六门。

中国75毫米博福斯山炮在射击

  六门对三百六十门,六十倍的差距。

  但是,这六门炮的作用却十分出色,淞沪战争爆发后,右翼军前方颇有一些日军据点,如日华纱厂,日清公司,邮船公司栈桥以及老、新三井码头等,大部分被日海军用为后勤设施。张发奎命令炮兵猛轰这几个据点,给日军造成相当大的损失,单日本海军煤库据说中弹后就烧了三天三夜。这几次战斗中,炮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因此让张发奎将军对这几门炮兴趣大增,经常亲自指挥这几门炮袭击日军对岸阵地和江中的舰艇,作用很好,张发奎在几次炮击作战取胜后说:“敌人为谋消除这威胁,曾采取了种种侦察手段,不间断出动飞机,企图搜寻我炮兵阵地,毁灭我炮兵的力量。但他们始终无法找到我们的炮兵阵地,更无法制止我炮兵每天黄昏和夜间的袭击。”《八一三淞沪抗战史料辑选――第一道防线的防御战》,也提到:“浦东炮兵对日军的牵制,对于淞沪正面的华军,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

国民党军的德式Fh-18 150榴弹炮

  但中国这支不大的炮兵怎能产生如此奇妙的战果?甚至能够“隔山打牛”,这就要提到中国炮兵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兼怪物,国民党军炮兵第二旅旅长蔡忠笏了。用打篮球的招炸日本军舰,把炮藏得跟周扒皮家的钱罐子一样谁都找不着,都是此公的杰作。

  有趣的是,这个中将炮兵旅长,国军中的类似红军炮神赵章成式的人物,竟然曾经是四川一个中学的数学老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中国正成为处于领先地位的全球大国
 日本人出一上联玷辱中华,李鸿章霸气回怼,...
 中国“数字崛起”:将诞更多引导世界市场企...
 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
 新时代的中国方案将惠及世界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