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3年08月01日 作者:严旎德 来源:凯风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所谓“大师”?

  大师指的是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大家公认并且德高望重的人。现代社会,由于大师满天飞,真假不分,于是有一种说法,是一种调侃称呼。近来,王林这个所谓的“大师”应该就是。

  王林,江西萍乡人,以前笔者还真没听说过,也对什么特异功能之类的骗人传说不感兴趣,所以并不知王林为何许人也。7月3日,一网友发布一张国际巨星李连杰、三栖明星赵薇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到“王府”做客的照片,随即引起网络热议,让王林“大师”一夜之间曝红网络,直到此时,才知道原来王林是“大师”啊。王林“大师”自称为气功大师,被他人称为萍乡首富。首富吗,当然是名人啦,至于是怎样成为名人的,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名人,这其中的道道还真不少。纵观最近网络评论,我发现王林“大师”有那么几件事情格外引人注目,且听笔者娓娓道来。

  一、王林的府邸别墅名为“王府”,5层豪宅,富丽堂皇,古色古香,煞是惹眼。

  “王府”位于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民西路213号,门口一对金色狮子和房顶上的镶金盘龙,与周边的楼房反差巨大。我想世人走到这个王府门前的时候应该会以为自己被穿越了吧,金狮守门,金龙压阵,貌似“王府”的主人应该是个“王爷”啊。王林“大师”真是“独出心裁雅兴高,大张旗鼓建王府”啊,究其原因,无非是“王府”的主人还存在封建迷信思想,大约在幻想自己的前世是可以挥金若土的“王爷”吧,建一个“王府”作为根据地,以企求今生可以呼风唤雨?愿望总是良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清平世界哪容得败类一手遮天!

  说归说,王林“大师”还真不愧是萍乡首富,一般人的房子怎么着也当不起“王府”二字的。对于“为什么这么有钱”这个问题,手中没有实业的王大师是这样回答的:“我没偷没抢,警察没抓我,你管我的钱是哪里来的”。是啊,说不清,也道不明,敛财手段与李洪志“大师”还真是有得一拼呢。

  二、“低调”的“气功大师”王林,特别爱晒和名人的合影照。

  据说王林“大师”善于交际,与演艺圈、政商界的许多名人都是一见如故成为至交,其本人也因此而远近闻名。最近,筋骨清奇、面色红润、肌肤细腻光滑、年近六十脸上却没什么皱纹、生有异相酷似西游记中的卯日星官的“大师”,因为有了与明星成龙、王祖贤、利智、刘大印、蒋大为、刘晓庆、李连杰、童非、葛军等的合影照,让他在网络大出风头。很多领导都被其惊人的异能折服,在他的府邸别墅,传说有和领导及社会各界名流明星的亲密合影,及他们的题词。

  对于这些合影及题词等我们姑且不论真伪,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就是“大师”的“低调“吗?既然这么低调,怎么全世界都知道了呢?难道低调就是让全世界都知道吗?!我不禁想起李洪志“大师”在《我的一点声明》中所说的“中国法轮功只是个群众性炼功活动,没有什么组织,更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反对政府的活动。”真真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脸皮何其厚也。

  三、王林“大师”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异物、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等所谓的“超凡本领”著称。

  这其中“隔空取蛇”堪称是王林“大师”的“绝活”啊,可是据和他一起在江苏第四监狱呆了4年的狱友黄招君说,王林在监狱里变过“空杯来酒”,但那时在监狱里是可以弄到酒的,所以这并不稀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牢里,王林从来没变过蛇。王林“大师”在自己出版的书里写道:“他在牢里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手铐脚镣一扭就开、形同虚设。”而黄招君说:“王林在牢里常因说大话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会把子虚乌有的事说得天花乱坠,听得我脸上都挂不住。在监狱里没有见识过王林有什么功夫,有就不会被打了。”

  知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在微博直言王林就是骗子:“马云、赵薇、李连杰的师傅王林‘大师’是这么表演用意念‘吹断筷架’的:右手接过完好的筷架,偷偷扔掉,从隐藏的左手接过已敲断的另一个筷架,然后吹嘘他吹断了。”对于被拆穿的吹断筷架的视频,王林一摆手,说那本来就是闹着玩的,假的。李洪志《再去执着》中说:“如果我讲出真相我就是在传邪法。”意思是他所讲的都不是真相,是假相,当然传的也是邪法。瞧,“大师”们都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假的,二人都是明明白白地干假事,只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罢了。

  四、经历赋予传奇色彩,给自己笼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王林“大师”的官方版本是这样叙述的:“7岁离家,峨眉山拜道士学艺。学艺回来上山下乡,因破坏农业学大寨,文革时被关进监狱。中间为了救两个不该死的杀人犯,越狱一次被抓回后加刑。平反后出狱,在深圳开公司,拿到香港身份后回到家乡。”让人乍一看,即使进过监狱也是因为“时不利兮”导致,与“大师”的人品、道德毫无关系,反而还会让人产生“大师”以苦为乐,白手起家,本领高超到是一个能让风起能让云涌的传奇人物呢。

  关于早年跟随峨眉山高道学艺的经历,王林“大师”总是讳莫如深,具体地点没未说过,问得紧了,“大师”则会感叹,“唉,那地方早就拆了”,让人不忍再问,而“大师”则可以蒙混过关继续行骗。万事皆在阳光下,“大师”也没有神力让自己逃离公众的监督,所以,假的永远变不成真的。和他一起长大、一起下乡的街坊欧阳耀南说,在下乡插队前,“大师”从未离开过芦溪,只是他跟着街上玩杂耍的人学会了变酒变烟。下乡后,萍乡的杂技团到他下乡的地方表演,看王林在这方面有些基础,教了他半个月而已。对此,司马南说的太到位了:“早在20多年前,中国盛行大师的时候,王林大师阁下安在哉?不过是在江西萍乡一个小角落里抓蛇、玩蛇,在萍乡一个演杂耍的团体里面做一个小演员而已。”而李洪志这位曾经在解放军宣传队吹过小号的“大师”搞得更是富有传奇色彩,不仅编造修炼经历,鼓吹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还拼凑莲花图像愚弄弟子,修改生日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二人都利用超常能力把自己搞得怪神秘的,这又何其相似也。

  五、王林“大师”涵养不高,动辄狂喝怒斥,难道所谓“大师”是因为脾气大才被称为“大师”?

  王林“大师”对放高利贷有独到秘诀,县政府都曾经向他借钱。但据李密说,“大师”脾气不好,说好的借款期限常常不算数,他突然说要还钱,在他规定的时间内就必须还清。曾经因为水泥厂没有按照他规定的时间还钱,他曾经到政府大闹过。这是“大师”该干的事吗?这是社会名流的处事方式吗?

  王林“大师”艺高人胆大,面对著名反伪科学学者司马南的质疑,王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竟然说:“你司马南吃几碗饭,敢和我叫板?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真真是“大师”发火好吓人,只可惜天不会因为“大师”有功夫就突然变天把人家司马南或淋死、或电死,“大师”只好无奈地想用自己的伪气功“戳死”人家。我倒想问一问“大师”,您的气功管用吗?

  而李洪志“大师”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李“大师”动辄点名“咒骂”,动辄狂喝怒斥,有的学员甚至被“大师”一棍打死,清除在法轮功学员之外。

  看看这些靠气功发家的“大师”吧,真是无愧于“大师”的称号,他们自有一套高超的江湖骗术,坑蒙拐骗样样精通,难得有许多社会名流、达官贵人愿意去追去捧!难道他们仅仅是为了寻求一种精神的安慰?又是谁把这些社会败类捧成了所谓的“大师”?如果这些人能称得上“大师”,那么岂不是玷污了“大师”这个名号吗?那么以后真正的“大师”又怎愿被称为“大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妻子惨死路途中
 “练功”差点害瞎我双眼
 我痛苦的记忆
 顾明:“全能神”害我家一无所有
 法轮功害她家破指残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