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2年06月08日 作者:格利斯·弗德利赫 魏钊(编译) 来源:凯风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欧洲各国的邪教组织——从第三帝国到当今社会

  编者按:2008年10月,乌克兰基辅召开了主题为“信息极端主义:法轮功的是与非”的国际圆桌会议,来自美国、奥地利、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摩尔多瓦、中国等7个国家的30余名代表出席。会上,欧洲宗派研究和信息中心联合会负责人格利斯?弗德利赫针对各国邪教问题发表的演讲,认为邪教与宗教有着严格的界线,前者在组织架构上带有极权性质,推崇个人崇拜,将教主的个人意志强加于人,损害个人自身价值,违反人权和个人自由。

  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朋友们:

  1945年,当战争结束后,纳粹帝国也随之土崩瓦解,当时我只是一个13岁的小孩儿,在纳粹统治年代,为了尽量不引起当权者的怀疑,我不得不参加各种当时被称为“Pimpfe”的集会。以下三点让我一直记忆犹新:1)思考,就留给我们来做吧,因为我们才是有理智的人;2)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精英,而其他的人是劣等民族;3)所有那些批评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必须要消灭他们。

  1983年,我的女儿维尔德——四个孩子之一——很不幸地加入了一个名为“史密斯的朋友们”的组织,这个组织起源于挪威。这个组织崇尚极权主义,与纳粹组织有相似的理念。以下是几段该组织由德文翻译成英文的诗歌:

  仇恨是必要的,仇恨使我们前进

  仇恨使我们在生活的战斗中无往不胜

  让所有敌人都死去吧,我坚强地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没有和平!

  理智和家庭随着战斗消亡

  原因和形式已不再重要

  我们现在要打破任何规则!

  一切理由都断然拒绝

  来到我们中间吧,我的兄弟!


  某一天在挪威,“史密斯的朋友们”组织的领袖在一次大型集会上说,必须要杀死所有叛教者。而在另外一次大型集会上,青年领袖说,他想用巴士带上所有人环绕世界,阻挠教会。

  “那么我们来喊些什么?哈里路亚!再来一次:哈里路亚!!!”

  一位挪威小姐,比我小几岁,依然清晰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入侵时的场景,特别记得德国士兵的践踏靴。后来,当战争结束后,她的父母加入了“史密斯的朋友们”组织,她对于践踏靴的回归也印象颇深。

  这是一种新型的种族主义。“我们是最好的人种。每个不是我们中一员的人,都是属于较低级别的社会成员。”科学教派的成员们梦想着,几年之后,80%的人类都将成为他们的一员,而其余20%的人都是无可救药的,应当被关入精神病医院。耶和华见证人相信,世界末日到来,所有不属于他们成员的人都将“被毁灭”。一方面,现今的种族主义——是所有监测人权委员会面临的共同问题。但另一方面,似乎并没有人关心这一新型的种族主义。

  实施这种行为的人往往试图高举“宗教自由”的幌子下证明自己,然而仅仅警告这些群体即被冠以“宗教少数群体歧视”。所以我很高兴,2007年6月29日,欧洲委员会议会通过了1804号建议书,关于宗教自由,给出了如下解释:

  “这种自由不是毫无限制的:一种宗教如若它的教义或者训练超出其他基本权利,则不可接受。在任何情况下,这种自由可能施加的限制就是法律在民主社会公众安全利益方面所需保护的公众秩序、卫生、道德或应该要保护的权利和他人的自由。”(第16条)

  并作了进一步解释:“如果将宗教原则付之于实践会侵犯人权,那么政府可以阻止这些原则的传播。”(第17条)

  还进一步指出:“言论自由受《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保护,不能因为对某些宗教团体日益敏感,而对言论自由进一步限制。”(第18条)

  同一天通过的1805号建议书也指出:“任何民主社会都应同意对宗教和信仰有关事宜进行公开辩论”(第1条),“根据《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缔约国有责任谴责歧视,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打击。”(第17条)

  邪教组织显示出了两面性:表面上他们似乎是安全的,而实质却是压倒性的邪恶。我认为,我们需要倾听受害者的内心,了解这些邪教的本质目的,然后与邪教教徒进行公开辩论。当然,这些辩论都不是直接针对广大公众,因为公众的行事是真诚正直的。当然也不是为了反对那些团体,而是反对那些不可接受的行为,例如违反了人权,尤其是违反了儿童与年轻人权利。挪威保护儿童协会曾在一份报纸进行披露,这足以引起你们广泛关注。我们欧洲宗派研究和信息中心联合会试图帮助那些受害者,警告公众并提醒当局、相关机构以及专业人士,如政治家、法官、律师、公务员、教师、医疗社会工作者们,使他们能够理解这个问题。联合会还代表欧洲政府部门和机构这一层面的共同利益,尽力协调这一活动。

  欧洲委员会几年前其实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还曾多次尝试在欧盟内部对这一问题进行报告,但最后还是决定由各个国家自行处理。不同国家的当局对于邪教的态度存在着相当大的分歧。有些国家似乎真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法国和德国尤为如此,而且在东欧国家也是这样,因为他们清楚地记得共产主义时代的人权镇压。而另外一些国家似乎对此并不知情,他们以庸懒的态度甚至是沉默寡言来代替本应有的对抗邪教的行动。

  总之,我希望,欧洲各国在对待具有破坏性的邪教组织方面能达成更多共识。

  谢谢大家。

原文网址:http://kultam.net/rus/Ukraine/Lib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