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2年12月25日 作者:陈先奎 来源:环球时报 字体颜色: 字号:[ ]
陈先奎:警惕滋生邪教土壤的伪科学

  日前,青海警方集中抓获“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四百余人,收缴大批涉案非法宣传品。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一些地方的邪教组织人员大都借宣扬“世界末日”谣言来蛊惑民众。反社会的邪教组织和反科学的伪科学谣言走到一起,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社会问题。

  信息社会泥沙俱下,各种虚妄的“伪科学”信息不断出现于网络,最初往往是作为谈资趣闻,在真实性无人问津的情况下不断传播,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并改造。从已经揭露的诸多邪教的活动来看,在信息社会时代,不少邪教组织把自己的歪理邪说定义为“科学”,或者干脆捡社会现成的各种“伪科学理论”继续发挥,大肆宣扬,迷惑民众。“全能神”邪教组织利用“2012世界末日”谣言大肆活动就是一起最新的案例。

  西方社会一直存在各种“末日学说”,而后现代思潮的反科学、反信仰因素,更为“2012恐慌”的传播提供了时代氛围。实际上,“2012世界末日说”虽然存在关于玛雅文化的一鳞半爪的知识,但更多是电影导演、编剧们的发挥。对其构思的科幻情节,不少科学机构从科学角度进行了证伪,但证伪的效力显然不够,依然有人对这种“伪科学”的说法深信不疑,而邪教组织正是看到这一点。

  在信息科技时代,利用人们对科学的崇拜,冒充科学,或歪曲科学,兜售歪理邪说,已成为伪科学和邪教的共同点。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显然对它们的毒害缺乏足够的免疫力,这也是为何在所谓的“世界末日”临近时,邪教组织在一些地方兴风作浪的原因。

  第一,中国社会的城市化进程并没有影响到每一个角落,信息化成果也只是被社会的一些高端人群、年轻人群所享有,缺乏科学常识者依然散布在中国的农村和城市的角落中,他们很容易相信伪科学,从而成为邪教的易感人群;第二是中国的转型社会不仅背负巨大的经济成本,还有沉重的精神压力,社会多元化极易产生一些缺乏真正信仰的人,他们很容易被“伪科学”的奇谈怪论吸引,在缺乏警惕性下被邪教组织煽动、俘获;第三是一些人确实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遭遇不幸,有个人无法解决的问题,转而失去对社会和人生的希望,以侥幸心理相信邪教组织散布的谣言,期盼以此获得解脱、解决;最后一种最为可悲,他们往往仅仅是贪图主观幻想的利益就参与邪教组织活动,在局部环境中出于从众心理被邪教组织裹胁。

  通过对这些易感人群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伪科学信息的传播获得新的机会和条件,他们很难被消灭,即便被证伪,也依然会有人坚信不疑,从而为邪教组织提供了滋生的土壤。从“全能神”邪教的活动情况来看,这些易感者往往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或者与信息社会的隔绝程度比较高。这既反映了我们在基层社会治理方面的缺陷,也反映了整个社会对伪科学的警惕性不足。我们总觉得伪科学会自生自灭,却没有料到它会不断滋长,被邪教利用。我们需要充分发动人们甄别伪科学说法,并在基层社会治理上多关注弱势群体的生活和精神需要,这样伪科学和邪教才不会获得发展空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