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09年8月21日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网 字体颜色: 字号:[ ]
减价优先:中国医改对症下药

新医改方案出台,民众看病自付比例将降低。

  中评社香港8月21日电/美国《侨报》8月19日载文《减价优先:中国医改对症下药》,摘要如下: 

  当奥巴马总统正在为他的全民医保梦想奔走呼号之际,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医疗改革也正迈出重要一步——官方机构18日发布《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舆论相信,这一新政为中国医疗“看病贵”的顽症开出了一剂良方。  

  面对医疗保障问题=这一世界性难题,中美两国均面临严峻挑战。当美国政府在为占国内生产总值17%的医疗年支出而头痛时,中国的百姓则受困于“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顽疾。而“看病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用药贵,贵到看个感冒也要花上几百元人民币。这一痼疾的形成源于中国“以药补医”的畸形体制——占据大部分药品消费市场终端的公立医疗机构,不愿使用相对物美价廉的基本药物,而热衷使用高利润药物,甚至出现收红包、拿回扣、过度检查、开大处方等医疗腐败现象。  

  在民间与业界的强烈呼吁下,几经周折,一项长达12年的政府公共产品服务政策(即新医改方案)终于在今年4月浮出水面,它勾勒出今后中国医疗改革的目标和大方向——“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城乡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而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便是新医改的突破口。  

  比起新医改方案刚出台时坊间大呼“看不懂”,基本药物制度显然更加具体、直白,直接从药价“开刀”。根据这项政策,政府通过集中采购、统一配送、实行零差率销售等方式,挤掉药品在流通环节的“水分”,并通过医保报销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国人同胞药费负担,让普通百姓吃得起药、看得起病。

  当然,建设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也意味着政府在公共服务领域中担任更重要的角色乃至担当主导者。于是乎,有人将此称为“从市场经济到计划经济的倒退”。但事实上,无论是1980年代的“给政策不给钱”,还是1990年代的“市场化声音占据主导地位”,乃至2000年以后的“产权改革躁动”,都显示出纯粹依靠政府或迷信完全自由市场的医疗保障体系均不够完美,而此番中国“在政府主导之下,发挥市场机制”的模式直接从医改的终端——百姓利益出发,或可成为新的医改范本。  

  当奥巴马政府还在纠结于医改姓“公”姓“私”的问题时,中国已经通过“对症下药”迈出了医改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不可否认,利益博弈同样横亘于中美两国的医改之路。对美国来说,除了政治利益、商业利益,还有普通民众的切身利益。奥巴马的问题在于向几乎所有美国人承诺“可以吃到免费午餐”,但却解决不了钱从哪里来的疑惑,拿不出一个全面的整体改革规划。  

  尽管中国没有出现美国社会以纳粹相攻击、以死亡相威胁等针锋相对的火药味,但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几度推迟、“难产”的现实,以及官方10余次“限价”,却摆脱不了药品“一降价就消失”的命运,也折射出一些机构、企业、医院乃至地方政府一直未停的利益博弈。  

  而中国基本药物的制度最终出台,也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利益集团不可能压倒百姓的利益,也不可能捆绑住政府的公共责任。  

  接下来,如何让基本药物目录转变为现实版的价廉物品,充分清除药品流通环节中的灰色地带,重铸医患互信平台等,还需要政策制定与政策执行者付出更多努力——既要保证药品目录的修订和调整科学公正;又要对基本药物的采购、招标、供应、存储、配送等,采取严格、有效的监管;既要考虑中央政策“原则性”与地方“灵活性”的结合;又要政府投入资金,提高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对中国来说,医改不仅是一个关系百姓求医问药的民生问题,也是解决百姓后顾之忧、刺激内需、拉动消费的一剂“良方”,一旦经济发展,政府势必可以有更多的钱用于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形成良性循环,最终促进社会公平、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无论如何,一个攸关13亿人看病吃药问题的医疗改革,牵涉利益之复杂、难度之大可想而知,绝不可能一蹴而就,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建立表明医改已经迈出“惠民”的重要一步,这一步一定要迈得坚实,才不会在各方博弈的漩涡中迷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